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非公募基金會的實踐
      2011年11月28日 作者:金錦萍、竇瑞剛等

      徐永光:大家談的無非兩個大的方面,一個內部,一個外部,內部最集中一個是使命,一個靈魂,還有一個就是治理,這個治理可能是復雜的問題。

         

      第二,是外部問題,剛才建剛談到了公募基金會的特權不能只給有政府背景的機構,實際上我有時候說外行話,我說美國十萬家基金會,只有七百個社區基金會是公募機構,后來有人反駁我,說美國是有一百萬個公募機構,因為美國的非盈利機構基本都是公募的,服務型機構都是可以公開募捐的,只要拿到稅務局的免稅資格,在中國,像社會認捐的資格,非公募基金會沒有,公募基金會有,他們拿到錢之后,絕大部分覺得這個錢我也沒有責任一定要給民間的草根組織,因為我和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系,倒是公募基金會有這種意識,應該和公民社會一起成長,中國除了公募基金會,還需要突破民非,它是從事公益服務的,這些機構應該可以募捐,可以開出免稅發票,他的收入不應該交企業的營業稅加所得稅,對于民非來講,目前的政策非常差。

         

      外部當中的稅收問題,我認為對非公募基金會幾乎是致命的,真的是這樣,其實竇瑞剛本來可以講很精彩的故事,結果他沒有講,民政部對騰訊基金會進行評估的時候,提出了一個問題,你這個基金會怎么不讓公司的人來做事呢?在公司拿工資,到基金會來干活?不行,你們的工資關系都應該轉到基金會,他們乖乖把一些骨干從公司轉到基金會,不對,2009年國家稅務局關于免稅資格的通知下來了,說非營利組織人均的工資超過當地工資兩倍的,取消免稅資格,如果要取消的話,工資都在基金會發,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肯定取消免稅制度,南都公益基金會肯定取消免稅制度,絕大部分基金會都可以取消免稅,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不行就找一些很便宜、工資很低的人沖沖,把工資拉拉,這個基金會能辦好嗎?我們的薪酬制度掛在網上,可以公開,為什么?從國家規定今后總支出10%用于管理經費,我支出了一千萬,我有一百萬做管理經費,這個已經不存在稅務局的通知擔心的說,防止變相分配機構財產,不存在這個問題。

         

      這個一規定,好,所有的基金會想做得規范的,沒法做,就后退,現在怎么處理,工資在當地工資兩倍以內的,基金會發,超過兩倍的,企業補,干嗎把一個企業搞仍這樣子,但是辦法總是有的。防止變相分配機構的財產,曹德旺河仁基金會一年的支出一年兩億,秘書長講我的工資沒法發,他兩億支出,2500萬的管理經費是合法的,但是工資超過10萬,就不行。

         

      其二,把基金會當企業收稅,投資增值的收入交企業所得稅,這個規定讓基金會沒法做大,做一個大的基金會,你一定要投資增值,然后投資增值回來按企業交企業所得稅,現在第二件非公募基金會論壇,學者唐軍發出一個呼吁,所有的基金會,凡是民政部注冊的,爭取目標達到兩千萬就行了,地方注冊就兩百萬,因為一個小的基金會,資金投資增值壓力不大,他想做大,企業往里捐款,企業捐款是免稅的,到了基金會之后,理財收入要交企業所得稅,這樣的話,對做大的非公募基金會說不,或者說因為這樣的稅收制度,也會越做越小。

          

      2010年,現在采集到828家公募基金會,803家非公募基金會,一共是1631家基金會,占全部2010年基金會的75%,這個1631家基金會總資產是488億,其中有投資收益的是386家,占24%,有1245家根本沒有投資,把錢存在銀行,投資收益總共8.3億,這個75%收入是8.3億的話,我推算,2010年,全部基金會推算出來的投資收益是11.07億,如果全部都交了稅,國家也只不過收到2.77億的所得稅,為了2.77億的所得稅,讓基金會做不到,沒法做大,所以關于稅收入按企業交所得稅這樣的制度,是讓非公募基金會做不大,關于免稅資格的收稅,工資不能超過兩倍,這個制度讓非公募基金會做不好,一個做不大、一個做不好。所以這個稅收制度是真正的困境,一定要突破,但是我們自己突不破,今天傅處長說,希望把這個意見帶上去。


      林啟泰:仁愛慈善基金會,徐永光老師提的做不大,做不好,我們沒有,所有來的錢都花完,我們所有人員沒有工資,管理費用也少。但是仁愛慈善基金會如果按照上一次的管理條例的征求意見,我們面臨著破產了,但是征求意見稿說,非公募基金會未來當年捐贈支出的70%,是要來自于發起人,主要在這里,仁愛慈善基金會發起時不多,兩千多萬花出去了。

         

      聽說這個條例,我們反饋完以后,有很大的改變。我覺得創造性的溝通非常重要,處長處在這個位置,真的不了解我們行業的變化,政府應該怎么樣,對我們來講也很難改變,唯一的是我自己可以做到什么,如果有期待的話,我可以做什么樣的影響,我做影響、創新性的溝通。

         

      我們碰到的困境,我覺得最大的一個困境,因為我們沒有專職人員,我們全部是志愿者,一萬多個志愿者,如何讓一萬個志愿者能夠持續?因為志愿者沒有報酬,如何讓我們的項目讓志愿者參加?然后參加以后都有收獲?這是我們目前碰到的最大的困難,同時,因為我們核心的團隊,也是志愿者,就在整體的管理上,我們是不容易按照我們社會上的做的,仁愛做的就是大家達成共識,有共同的方向感,解決這樣的問題,雖然問題在,但是我們一年年都有進步。

         

      我是把仁愛慈善基金會當作一個NGO組織來做。如何抓好團隊,是我們的課題。

       

      金錦萍:我覺得有些理念要理清,一個是公募和非公募的區分,70%的,我們現在律法是從公募資格區分,美國是從資金來歷區別,從行為規范,可以講美國的所有組織都是公募資格,但是這樣以后,是通過市場自由競爭達到的,70%資金來自主要的創辦者或者主要捐贈者,他的目的是什么?他在學美國,從資金來源區分,可以,但是前提是把公募資格打開。如果這個條款通過的話,前提是所有的基金會都平等的享有公募資格,對于有些基金會來講,資源來源多元化,完全可以把自己定義為公募機構。

         

      非公募基金會的困境,我們已經討論的非常泛了,已經討論到行業的問題,如果我們真正關注企業家庭自己創辦的基金會的話,追求公募資格已經偏離了原來的方向,美國基金會來講,90%以上都是私立基金會,我們現在考慮的這些拿出自己錢做基金會,他的困境在哪里?讓他們出生容易,讓他們成長容易,怎么容易?稅收制度是很重要,一定要理清楚。

         

      還有一個成本問題,我不太贊成你們全部是志愿者的做法,如果是一個組織體的話,讓志愿者做,途徑和目標不吻合,基金會不用專職其實是在誤導公眾,這樣對行業是個傷害。

         

      一些公募基金會在活動中說我們是零成本運作,我也認為不對,他們有政府的資助。必要的成本一定要付出,至于標準多高,我們可以再討論,但是必須是合理的報酬,這個合理有兩難,第一,我要聘到好的人才,第二不能把基金會做成奢華的基金會,是樸素的,但是對于人才我們應該給予尊重。

       

      徐永光:健剛是一個社區基金會,不僅關注本區的社區,甚至關注南方社區公益組織的發展,建剛有一句話,特別吸引人,我們要投入創新,并且愿意為創新承擔風險,希望這方面做一個介紹。

       

      朱健剛:基金會,最大的特點,我覺得現在基金會很重要要做得專業,社區基金會去用好善款。很多人的善款,不知道怎么專業使用,我們幫助他,所以很重要的是理事會,我們理事會由三部分構成,第一部分是企業家,他們是做公益的,我們愿意支持創新,還有一類人,是NGO的人,他們會給理事會提供建議和咨詢,這些建議非常寶貴,這種社區性理事會非常關鍵。

         

      我有兩個看法,第一,全部都是志愿者的問題,比如佛教基金會,志愿者,他說不是雷鋒,是要修行,上臺階了,這是我們面對一個很大不同的方式,但是對非宗教基金會,專職的人士非常關鍵。

         

      非公募基金會相當多元,但是真的有很多人想走公募,只不過沒有辦法去走公募。

       

      金錦萍:我們要和宗教組織和宗教背景的基金會區分開,教義清楚也可以,你做這種方式我不排斥,但是不要宣揚我這種方式是好的。

       

      徐永光:錦萍啊,首先基金會允許多元化,很多非公募基金會,是見了我們的條例規定,800萬就能夠干基金會,而且登記注冊比較方便,有些干了20年的草根NGO,都登記不上,所以好多實際上是做服務的這些草根組織,借非公募基金會好辦,就變成了運作型、NGO非公募基金會,所以這個不管怎么樣,他們做得很好,包括真愛夢想做得非常好。所以我很支持朱建剛講的多元。

         

      那么在多元的問題上,據說竇瑞剛和金錦萍有一次激烈的辯論,為什么?金錦萍發現,有一些非公募基金會把錢捐給了公募基金會,或者拿出錢辦其他的基金會,竇瑞剛要把他的財務帳搞出來,他的錢大部分是從基金會到基金會,這個事到底行不行?今天要辯一辯。

       

      竇瑞剛:這個有一個大的背景,我們要鼓勵多元,鼓勵各種探索,這是我們探討的,我還是想就剛才的話題談談,專業化和志愿者精神,這在美國永遠是兩大主題,兩者不可缺點,但是我們公益文化中,過分強調志愿者奉獻精神,忽視了專業化的工作,包括相關政府,制定相關的制度,也過分認為,這是一個需要奉獻的問題。

         

      其實這個故事不是要取消資質,而是壓根兒之前沒有資格,我們之前的新聞管理條例說你的行政支出不能超過10%,我一看我每年10%不到。你規定我10%,我OK了,然后有專業的人,我招4到5個專業人,2009年11月的時候,說2008年你們工資不能超過當地工資的兩倍。稅務局說,你要交稅,我說2009年11月下的文,我當然沒有資格了,幸好,我們是稅收大戶,稅收中,有好多我們是可以談判的。

         

      第二,要有志愿者精神。


      第三,很多非公募基金會看著公募基金會眼饞,中國有一個特殊的現象,公募基金會都在非公募化,他們多少錢來自非公募基金會?他們很多錢來自企業、企業家、非公募基金會,意味著公募成本非常高,我堅持不希望自己變成公募基金,拿百姓的錢和拿企業的錢完全不一樣。

       

      徐永光:非公募基金會不應該把錢捐給公募基金會,理由是什么?

       

      金錦萍:非公募基金會把錢給公募基金會,錢干了什么?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竇瑞剛:我們基金會統計口徑有問題,要解決統計口徑的問題。

       

      金錦萍:我們支出管理條例有公募支出的限制。公益支出為什么要規定?主要是公眾對基金會有個合理的期待,要求你每年按照一定的比例把這些錢用于社會,我們才能認為你做公益事業。


      徐永光:南都公益基金會曾經為兩家基金會注冊,上海有一個民間基金會,注冊資金四百萬,南都捐了390萬。茅于軾先生注冊一家新的基金會,樂平基金會,南都也拿了注冊資金,豆豆給E基金拿了注冊資金。

       

      竇瑞剛:我曾經為四家基金會注冊資金出過錢。公益支出概念的定義,我認為金老師是利用自己對法律的了解,自己定義了一個公益支出,我在所有的法律法規中沒有找到金老師說的。公益性,從基金會管理條例,第一我做一件事情,符合我基金會的宗旨,第二,符合基金會的決定,第三是屬于公益事業支出,就叫公益支出,公益事業支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明確規定,哪些是公益事業,沒有規定我捐給其他的基金會成立基金會不行,你說我成立一個基金會是不是做公益事業?

       

      林啟泰:其實,我06年之前做企業,我問我的師傅學誠法師,寫了五個報告他也不理我,后來請了一個小孩和我做,五年以來,我很有收獲,反對的搭建對一個基金會很重要,做事隨時都是可以的,做漂亮事也容易,但是做一個持續穩定的團隊不容易,這個需要公益精神,大家說公益要去道德化,我說這個話不準確,公益去道德化就壞了,那就是公益不要道德嗎?我們說,做公益不能背上沉重的道德包袱,這個是對的,但是我們要抨擊做公益沒道德,道德是從內心自然流露的,養成的,養成的核心是社會整體風氣的改善。自律的核心一個是自己有道德感,這個是周圍給我們的,從小生下來沒有道德感,是父母教、周圍影響,做公益要有公益精神。

         

      仁愛的問題。我碰到困難,我們不找外面追求,我們自己沒有做好,我們自己要努力。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