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回顧年會

      年會合作

      年會門戶

      了解CFF

      說不清道不明?基金會論壇上,公益基礎設施被“解剖”細看
      2020年12月04日

      導語

      去年,公益慈善基礎設施的話題首次出現于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南都基金會、敦和基金會、沃啟基金會和資助者圓桌論壇(CDR)聯合主辦了名為“開聊行業基礎設施 不止聽還有行”的平行論壇,梳理了行業基礎設施的基本概念和問題。


      “開聊”之后,就要讓更多人看到基礎設施建設的現狀。今年的平行論壇名為“公益慈善基礎設施的展現與展望”,不僅發布了《中國公益慈善基礎設施掃描報告》,還有來自各地的基礎設施建設行動者分享了實踐和思考,當然,還有困惑。


      依據活動架構,將精華內容分為開場發言、報告發布及點評、行動探討、觀察與互動、論壇總結五個環節。呈現如下——


      (本文為活動嘉賓分享內容整理稿,不代表本機構立場。)


      環節一:徐永光開場發言環節一:徐永光開場發言

      環節一:徐永光開場發言

      環節一:徐永光開場發言

      南都公益基金會名譽理事長徐永光開場發言(《徐永光:總搭便車,公益基礎設施建設前途堪憂》),觀點銳利,要點有三:


      其一,公益慈善基礎設施體系龐大、層次復雜,有形無形兼備,軟件硬件俱全,虛實結合,互為支撐。如何能說得比較清楚?借用王陽明的思想,徐永光貢獻了一種觀察基礎設施的視角:由內觀外,再由外觀內。


       “我似乎找到了一條規則,任何一家慈善機構及其領導人在機構發展中,凡是感到困惑、糾結、煩惱、無助,乃至痛苦、憤怒、驚恐、精神崩潰的問題,幾乎都與慈善基礎設施的缺失有關?!?/p>


      其二,“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具有公共品屬性,誰來投資都面臨很大挑戰。最好是別人來投,我來享受,這種‘公共品搭便車’的想法在公益行業非常普遍?!比绻^續如此,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前景堪憂。


      其三,徐永光轉述張利撰寫的《公益產業政策:一種國家視角下的行業基礎設施建設》,將公益領域和社會組織納入廣義現代服務業體系和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維度,對行業基礎設施有深刻洞察。


      環節二:報告發布及點評


      資助者圓桌論壇副秘書長張帆發布《中國公益慈善基礎設施掃描報告》點擊閱讀原文獲取。


      第一部分:關鍵詞界定。

      公益慈善事業:自愿將私人資源用于公共利益。


      公益慈善行業:指處于公益慈善事業價值鏈不同位置的組織和從業者的集合。包括提供資金的組織、直接開展公益行動的組織、為公益組織提供支持的組織等等,但不包括企業、公眾等直接捐贈人,志愿者,政府相關部門,媒體等等。


      公益慈善組織:上述行業定義中的組織主體的統稱。不完全等同于官方統計口徑中的社會組織和慈善組織。


      公益慈善事業的可持續發展有賴于資源和能力兩大核心要素的發展及其之間的良性互動,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就是回應促進單一要素發展和要素之間良性互動過程中產生的共性需求的解決方案。


      報告指出,公益慈善事業內部兩大核心要素是資源和能力,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更好地實現公共利益?報告提出了3個切入點推動資源要素發展、推動能力要素發展以及促進兩個要素良性互動。


      屏幕快照 2020-12-04 下午10.12.49.png


      第二部分:有哪些基礎設施需求點?

      報告從上述3個切入點,梳理了中國當前公益慈善事業發展中的緊迫需求,總結下來有18個需求點(下圖):

      屏幕快照 2020-12-04 下午10.13.04.png


      針對這18個需求點,當前的基礎設施發展得怎么樣?報告總結指出——


      在“促進資源要素”方面,目前已經出現更多的機構、項目,嘗試把行業、事業的蛋糕做大,而非僅僅為了自己籌資。


      在“促進能力要素”方面,這雖然是行業最早開始重視并有大量投入的方面,但大家似乎對于其成效都不夠滿意,一方面可以從供給的數量、分布和質量等角度去分析,另一方面這背后可能涉及更多方面、更深層次的原因,也就是其他相關基礎設施尚未到位。


      在“促進兩要素良性互動”方面,資源和能力兩要素之間的良性互動簡單來說就是,資源分配到那些有能力的組織和項目,進而產生好的表現(包括公信力、成效、效率等等),再把表現反饋回資源提供者。


      一方面,良性互動能夠增強資源提供者的信心,促進資源要素的發展;另一方面,通過表現來驅動資源選擇,能夠建立起優勝劣汰機制,促進個體組織不斷提升自身能力,促進能力要素發展。


      目前促進良性互動所需的基礎設施在行業內受重視程度最低,如果這種良性互動遲遲不能建立起來,反而還會阻礙或降低那些為促進單一要素發展所做工作的成效。


      第三部分:為何投資公益慈善基礎設施?

      建設基礎設施的資金該從哪兒來?為何需要更多資助方? 


      第一,公益慈善基礎設施為什么需要基金會來投入呢?為什么不是政府投入呢?首先明確,政府有在投入,特別是在創造有利于公益慈善事業發展的政策法律法規環境,以及塑造全民慈善文化方面扮演著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者角色。這里更強調基金會也有自身的角色和責任。


      第二,為什么不是那些資金量大的基金會投入就可以了,區域型基金會、議題型基金會、資金量小的基金會為什么要投入?如果仔細分析基礎設施需求,會看到很多基礎設施是在特定地域、特定議題、特定群體中發揮作用的,那么作為受益者,基金會有責任為自己所在地域、議題和關注的群體營造更好的環境。


      報告總結:投資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對于資助方來說,既是有吸引力的戰略選擇,又是不可推卸的責任擔當。


      第四部分:如何投資公益慈善基礎設施?

      報告選取四類比較典型的基礎設施機構,總結資助需求為三點


      一,從業務結構來看資助需求。不同業務的盈利難度不同,比如做基礎研究的和做專業咨詢服務的,兩類業務盈利的難度不一樣;此外,一家機構往往是一個業務組合,應幫助它獲得靈活的資金,讓它有余力做盈利難度更大、全行業更受益的事。


      二,從市場規模來看資助需求。應關注那些市場規模更小、所處公益生態更弱(比如縣域)的基礎設施。


      三,從發展階段來看資助需求。基礎設施機構也遵循組織發展規律,比如要度過一個飛躍期,一定需要一筆體量較大的額外資金,這個錢靠自己很難賺出來。


      報告將基礎設施的資金需求分為服務購買需求、項目資助需求、長期非限定資助以及大額投資的需求。


      從基金會的角度來看,資助方大致可被分為議題型資助方、區域型資助方和以行業建設為戰略方向之一的資助方,大概三類(下圖):

      屏幕快照 2020-12-04 下午10.13.14.png

      點評嘉賓恩派創始人、主任呂朝同意報告將資源和能力作為核心要素。他指出,作為公益慈善基礎設施的參與者,中間型組織(平臺型組織、中介型組織、樞紐型組織)有兩個要解決的問題:一是幫助資源提供者把錢花好;二是幫助資源使用者把事做好。


      呂朝提供的第二個視角是,在行業、產業發展的早期,基礎設施型機構一定是最先受益者。比如,先有提供互聯網基礎設施的CISCO,隨后才逐漸進入市場細分。公益領域也遵循這樣的發展路徑,據此可觀察到中國的公益慈善事業已發展到何種狀態。


      呂朝對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有兩個提醒


      其一,除了發現社會問題并提供專業服務,公益組織還要有一項核心能力——與資源提供者、受益人取得共識并讓其交集越來越大的能力。


      其二,基礎設施性組織應接受市場考驗,而非一味爭取基金會的資助。例如恩派,近年來發現很多基礎設施需求,發起十余個社會企業并已盈利。


      點評嘉賓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鄧國勝指出,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應更關注具有非排他性、非競爭性的公共物品或準公共性物品。至于市場能夠提供的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如互聯網反倒不應是報告關注的重點。


      他舉例說,公益慈善教育即是非排他性、非競爭性的基礎設施。假如某個慈善機構對兒童進行慈善啟蒙,機構承擔了成本,受益的是行業,又如政策倡導,同樣如此。他認為應進一步梳理、細分出符合上述特征的基礎設施,或可對行業稀缺的、必要的、個體難以提供或提供成本太高的基礎設施進行狀況評估,為有意愿在基礎設施投資的機構提供參考,同時也可以為行業發展提供指導。


      環節三:行動探討

      第一場:“基金會如何推動議題領域基礎設施建設?”


      合一綠色基金會秘書長吳昊亮指出,一方面,資源方的困惑在于找不到能實現期待的一線環保組織,中國日?;钴S的環保組織僅有數百家,且分布不均衡;另一方面,一線環保組織的困惑則在于其行動努力往往得不到資金青睞。


      這反映了環保公益領域現存的問題有三:參與者少、能力不足、信息匱乏。但我們如果只想摘取果實,而不想去培育肥沃土壤,那這可能成為難解之局。


      身處上游(資源方)與下游(一線行動組織)之間,合一綠去做培育肥沃土壤的事:


      一是為環保公益領域帶來更多的參與者;


      二是為參與進來的行動者提供能力、信息等支持,提升其能力。具體而言,第一層面是支持有環保意識并想行動的公眾成為志愿者,知道可以做什么和怎么做好;第二層面,部分志愿者趨向組織化時,需要支持其進行初創期的大量探索嘗試和組織能力構建;


      第三層面,當機構發展了多年進入成長期,需要支持其找到核心業務,形成可持續的發展模式。


      合一綠為這三個階段提供的支持產品是不一樣的。比如,為志愿者提供較淺顯的短視頻、動畫等,為成長期組織提供較長時間的培訓,相應的支持資金額度也會因階段進階而增長。


      吳昊亮指出,并非所有參與者都要成為專業的組織,“而是停留在覺得舒服合適的階段里面就好,比如只是志愿者”,這三個階段在數量上必然是一個金字塔結構,也更為穩固。


      這些支持性工作,在合一綠是設立各種項目,用周期一到三年的項目制投入來實現的。而另一個更長線的投入即“綠資酷”信息平臺,合一綠將所有有利于環保行動者參與的知識、課程等開放,使其成為貢獻于整個環保公益行業的基礎設施。


      心和基金會理事長伍松舉例說,作為心和基金會核心公益項目之一的“兒童閱讀推廣”,天然就帶有基礎設施的特征。


      隨著資助的機構越來越多,心和基金會意識到應為這些伙伴機構搭建平臺,分享經驗和教訓,推動伙伴機構共同成長。心和基金會推出了虛擬學習型平臺“伙伴成長共同體”,通過引入資源和專業支持、線上線下交流學習等方式,促進機構發展,推動行業進步。


      伍松指出,兒童閱讀推廣在教育公益領域原本相對邊緣,近年來卻成為發展最快、表現最亮眼的一個方向,其重要原因是基礎設施建設的推動。


      他認為,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未必只能通過專門的團隊做專門的項目,任何一個公益參與方都應有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的使命和擔當,能夠在自身工作中主動實現基礎設施建設的功能。


      資助者圓桌論壇秘書長李志艷擔任行動探討環節主持人,他提問:運作“心和學習成長共同體”的挑戰是什么?


      伍松表示,“伙伴成長共同體”并非刻意設計,而是在項目運作過程中自然生成。比如,心和推動并資助在圖書選配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北京天下溪,建設了一個公益圖書平臺,以社會企業方式運營,很快實現盈虧平衡,并服務于更多的捐書助學項目資助方;又如,心和倡導和資助益微青年建立了“果肉學院”,服務于全國所有鄉村夏令營、假期支教的大學生志愿者和大學生社團,為假期支教行動提供最接地氣的優質培訓支持。


      伍松的困惑在于,類似“果肉學院”這樣的優秀基礎設施,對議題瞄得特別準,解決問題的效果非常好,惠及面又足夠廣,“但卻沒有一個資助方同行,比如基金會或企業共同來支持它們。這個問題我暫時沒有解決辦法,我甚至不明白問題出在哪里。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p>


      壹基金聯合公益部主任任少鵬:壹基金海洋天堂計劃項目發起于2011年,以自閉癥、腦癱、罕見病等特殊需要兒童為主要服務對象,以社會倡導為主要策略,通過搭建與支持特殊兒童服務機構、家長及病友組織、研究機構、公眾和企業的聯合行動網絡來協作推進議題。


      9年來,項目從一開始就與一代家長鏈接,保證使命方向不偏移,從支持康復服務機構、家長組織、病友組織,到現在陪伴、支持和培育更多的二、三代家長代表做更加下沉社區的工作。截至2019年底,已有31省 262市605家社會組織、1345名一線行動者,8個議題網絡的大家庭,針對群體需求連續9年提供特殊需要兒童訓練、康復教師能力建設、家長賦能、普通學校的全納教育、家長/病友互助組織培育和建設,公眾教育和政策研究等服務。


      除了幫助具體孩子受益外,議題網絡牽頭者、康復老師、家長、普通教師等關鍵人在這個項目平臺里可以自主生長,已形成事實人際關系網絡,具備信息共享和開展議題行動的能力,在公益服務、公眾倡導和政策改善等方面能做出越來越多的社會組織的貢獻。


      關于面臨的挑戰,任少鵬認為有三點。


      一是公募基金會能否為行業議題資助提供戰略保障。這既取決于機構層面的戰略定力,也取決于機構決策機制的穩定性。


      二是公募基金會做議題資助,應在上游影響更多耐心資本,同時在特定議題上要有深度參與、提出新問題和創新行動方案的能力,致力于達成有效公益。


      三是公募基金會和合作伙伴不再是簡單的資助與被資助的關系,而是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建構新的合作與融合關系,能以社會需求為切入點,發揮各自特長,共同影響資源,助力行業基礎建設,促進議題變化。


      第二場:基金會如何推動區域公益生態發展


      山東省社會創新發展與研究中心執行理事張健通過展示地方政府、省內外多家基金會近年來對山東公益生態建設的付出和資助資金后認為,資助仍然是相關行動的核心要素,行動者也不在少數,協同是下一步需要加強的行動方向。要進一步打通鏈接,強化共識,加強資源流動性和優化配置。


      作為一家樞紐機構,最近兩三年,山東社創打通管道,與上游建立穩定關系,營造議題網絡,做服務和資源的細分。參與山東區域公益生態建設的各方有一個共識:聚焦一線服務機構。


      這其中,追求各方戰略目標的協調非常重要。“山東社創不是基金會,不是‘富二代’,我們只能做那種讓所有人都占便宜的事情,才能通過協助相關主體的戰略目標的實現來實現我們的戰略目標?!?/p>


      屏幕快照 2020-12-04 下午10.13.28.png


      山東慈善總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張彥龍認為,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就是公益生態建設。從區域的角度來分析,就是打造山東省的區域慈善公益生態。


      如何打造?首先,從法律、機制上解決核心問題。山東省人大常委會正在審議的《山東慈善條例》將明確規定,山東省慈善公益組織可以聯合起來成立慈善聯合會。


      其次,利用山東省慈善總會的資源,“作為一個區域的‘龍頭’,帶動伙伴們去建設生態。”也要與山東社創這類樞紐型、平臺型機構以及敦和、南都等資助型基金會合作,促進資源的整合與利用。


      此外,還要重視宣傳對公益生態的推動作用。山東省慈善總會一直探索拿出資金與全媒體合作,營造慈善事業發展的良好氛圍。


      余姚樂善公益基金會理事長沈紅波介紹,該基金會的主要業務就是建設基礎設施。針對公益組織籌款難題,基金會搭建科技平臺,一方面助力公益組織透明化,打造公信力;另一方面,滿足捐贈人需求。


      基金會通過管理為公益組織的公信力背書,同時,開辦公益學院,為這些機構的規范化運作提供指導?;饡陂_展社會調查,對區域內公益資源進行梳理,并探索建立公益組織聯盟和開展公益創投的可能性。余姚是王陽明的故鄉,樂善公益基金會倡導“良知之心”,推動主動公益,為“人人公益”而努力。


      第三場:基金會如何以行業建設為長期資助戰略?


      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秘書長呂全斌講述了論壇十余年的發展歷程并指出,機構的“久”,體現在作為基礎設施建設和服務行業的初心一直延續著;機構的“變”,是社會環境變化帶來行業生態環境的變化,戰略、治理和工作模式的不斷調整和變化。


      從“母雞論壇”(中國非公募基金會論壇)發展至今,基金會論壇的定位已是行業平臺,在組委會的基礎上有了理事會。除了行業交流、開大會以外,也做研究倡導、能力建設和國際交流。


      基金會論壇長期深耕基金會行業,建立了一個穩定、值得信任的執行團隊,鏈接了基金會的網絡,滿足多方訴求,完善了協作開放機制,讓更多人參與其中,漸有建構行業主體的感覺,并成為了行業的重要基礎設施。


      呂全斌思考,未來,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或將成為行業建設的樞紐組織,將自身平臺與議題伙伴、區域伙伴聯動起來,從理事會開始形成戰略,將來形成多個專業委員會,促進行業生態建設。


      呂全斌表示,希望論壇在未來體現自身力量。一是團結行業內部,成為行業重大事件的集體議事平臺,比如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階段做了很多工作;二是支持新生力量,成為基金會伙伴學習和發展的平臺;三是對外展示行業價值,不斷建立和完善行業的主體性,拓展友好發展環境,豐富多元公益生態。


      互動環節,主持人問:機構為何要建設基礎設施?


      聯勸基金會理事長王志云表示,有三個原因。


      其一,聯勸此前以“支持民間公益”為使命,在探索的前期,資助單個機構和項目,后來逐漸轉至支持某個議題?!拔覀儼l現,最短的路徑不一定是最有效的路徑,單一議題和項目的發展受到行業大環境、大趨勢和氛圍的影響,支持行業平臺建設有利于營造健康的氛圍和環境?!?/span>


      其二,聯勸特別相信行業當中聯結和合作的力量和價值。比如25家基金會共同參與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就是成功的合作范例。


      其三,支持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等行業平臺,是基于信任的鏈接。


      南都基金會副秘書長賴佐夫介紹,南都將建設基礎設施或推動行業發展作為戰略,與“支持民間公益”的使命天然相關。


      賴佐夫說,南都早期實施新公民計劃、在汶川地震救災開始支持一些行動機構,我們看到,成為公益伙伴背后的支持者比自己直接行動的效果來得更快,更具杠桿效應。后面南都基金會陸續支持了多個平臺基礎設施機構,最初可能“無心插柳”,如今卻已“成林”,疊加效應已逐漸凸現出來。


      今后,南都基金會推動基礎設施建設將更加系統。下一步,將著重深化現有網絡平臺功能,打通平臺之間的鏈接,促進公益生態建設。去年,南都啟動了平臺網絡負責人領導力建設項目,目前平臺之間產生了一些協作,比如易善數據和籌款人培育平臺、基金會發展論壇都開展了一些聯合行動,還有一些聯合主動的主題在逐步醞釀中。此外,我們將進一步推動公益慈善發展下沉,著重促進區域慈善基礎設施和公益生態的發展,我們第二期的平臺網絡負責人領導力建設項目,將著力促進區域樞紐機構、一線行動機構、地方資源方之間的溝通和聯結。


      主持人問:聯勸最近做了戰略調整,把鏈接公眾和公益作為重要命題,有什么計劃和步驟?


      王志云介紹,聯勸基金會調整了戰略,愿景表述為:“讓更多人更快樂、更自主地參與公益,成為美好社會+1的力量?!?/p>


      2020年是戰略落地第一年,聯勸把戰略目標設定為四個維度:提升公益參與人數、提升公益參與的持續性、提升參與者影響他人參與的能力以及提升公眾對于公益慈善文化的理解。


      探索集中在這幾個方面:


      第一,建立捐贈圈。迄今已有13個捐贈圈,發起方都是公眾,還進行了工作場所捐贈等探索。


      第二,傳播慈善文化。聯勸向公眾推出“美好公益說明書”,內容包括公益的基本概念、公眾參與公益的需求、如何參與公益及相關權益等。


      聯勸還與上海交大教授陸銘、澎湃研究所合作,在澎湃新聞客戶端上開設“城市的未來”專欄,講述近五年來基金會一直在資助和探索的議題——關注中國3500萬流動兒童。


      第三,探討如何通過短視頻等流行的大眾傳播工具與公眾進行更廣泛、有效的交流和溝通。


      主持人問:公募基金會做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動用非限定資金,聯勸如何克服困難?


      王志云表示,聯勸在公募的同時,對行業建設相關議題的資助孜孜以求。新戰略確定后,聯勸在資助端選了四個主要議題,其中一個叫做“公益行業支持”。


      聯勸在過去10年的探索中,從未放棄過這件事,而且內部意見非常一致。


      王志云認為:只要不停地向公眾傳遞議題資助的價值,有不少人是能接受的。“聯勸用自己的實踐告訴大家,當只有幾千萬籌款收入時,我們就可以拿出其中一部分用于支持行業發展,為一些組織提供非限定性資金?!?/p>


      環節四:觀察&互動

      人民政協報編輯顧磊有三點觀察:


      一、公益慈善基礎設施建設,需解決行業中自我認同的問題,讓大家知道哪些事情是基礎設施或與其相關的內容。


      二、公益行業頭部機構與基層社會組織之間有話語斷層,除了研究和掃描,應出臺基礎設施建設指南,助力縣域公益生態建設。


      三、基礎設施建設話題有公共性。今年疫情防控期間,公益慈善機構暴露出來的問題,背后就是基礎設施問題。因而,我們或許可以推斷出,中國公益行業基礎設施可能存在結構性失衡。


      善達網執行總編馬廣志有兩點思考:


      一,基礎設施建設應真正滿足草根機構的需求。贊成鄧國勝所說,要對基礎設施做評估,搞清楚哪些基礎設施是急需的,哪些是市場能供給的。


      二、公益的本質是連接、倡導、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人人獻出一點愛,讓世界變成美好人間的責任。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就是倡導和傳播。


      澎湃新聞劉霽有一點建議:


      作為重要的公益慈善基礎設施,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已現出疲態,看似熱鬧的背后,全社會的理性捐贈文化并沒有培育起來。


      基金會行業應探討,如何引導或倒逼,幫助拿到網絡牌照(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信息)的互聯網公司破題,共同培育理性捐贈文化,有效參與基礎設施建設,并讓其明白這才是巨大的社會責任。


      環節五:總結

      敦和基金會副秘書長孫春苗總結了整場論壇的設計思路、嘉賓的精彩觀點和兩家主辦方推動公益慈善基礎設施的初衷。她提到“泰山不拒細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公益行業基礎設施并非虛無縹緲也不是遙不可及,既有長遠的藍圖和愿景,也有當下具體可行的參與路徑。


      希望公益伙伴和社會各界能夠關注和討論該議題,并從各自工作分別切入并采取積極行動,通過集思廣益和群策群力,促進行業基礎設施的發展和完善。


      - END -


      顧右左

      人民政協報 編輯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