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回顧年會

      年會合作

      年會門戶

      了解CFF

      為慈善信托“袪魅”!信托能否成為公益“出圈”的機會
      2020年12月04日 作者:廣州日報

      公益能否成為每個人的生活方式?

      這個充滿幸福感的問題,另一面映射著殘酷的現實:2016~2019年,中國內地捐贈額占GDP總量比例均不足0.2%。但截至2019年8月底,中國已有5511家慈善組織,一年后,增至7825家。

      從公益圈走出來,讓公眾參與慈善顯得尤為重要。

      許多社會問題的解決離不開社會力量的參與。出不了圈,意味聚焦社會問題的草根機構可能隨時因籌款不足而面臨生存難題。人們不斷發問:答案在哪,“出圈”有可能嗎?

      11月26日,“基金會在慈善信托中的角色定位”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2020年會平行論壇在廣州日報慈善空間舉辦,來自全國各地的專家學者開始了一場針對慈善事業的數小時復盤分析,抽絲剝繭,在社會多方角色的互動中,逐漸找到“出圈”的新可能。

      關鍵詞,是一個在過去4年保持神秘感的慈善新“玩法”:信托。

      充滿希望的答案

      區別于傳統的直接捐贈,慈善信托指將財產委托給受托人,受托人按委托人意愿管理和開展慈善活動。這意味著,每個人無須花多少時間成本,就能深度參與慈善事業,同時也具有更大的自主性,而且可持續。

      簡單的隨手捐,不一定能將個人的社會責任感和價值觀,通過專業的項目篩選和執行將其具象化。而慈善信托恰恰突破了這方面的難題,因此在其出現之初,便被不少人視作撬動更多外部資源進入公益圈的新方法。

      在平行論壇發表主旨演講的高傳捷亦是深信不疑。他是原中國銀監會非銀司司長,參與了我國《信托法》《慈善法》立法工作,退休后,依舊抱有一份使命感:“我希望讓大大小小的慈善信托,多如繁星般地撒播到廣大城鄉?!?/span>

      平行論壇上,高傳捷回憶起一段國外的經歷:“在一個地方,小橋、圖書館、民宅、博物館都釘著小牌子?!彼麑π∨谱雍闷?,走近一看,“全寫著各種慈善信托?!贝壬菩磐袆撛炝艘粋€美麗的社區。但高傳捷更關注的是,“這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他看來,慈善信托并非超高凈值人群的慈善工具,相反,廣大人民群眾如果希望打造屬于自己的公益慈善項目,也可以選擇慈善信托,當到處都是慈善信托時,人們就知道,公益慈善就在身邊,大家都會學,而社會風氣也就隨之變化。

      然而,距離《慈善法》從立法層面提出“慈善信托”概念,至今已有4年。上述的一切均處在人們的想象之中。無論是政府部門、信托公司、慈善組織還是公眾,對這一概念望而卻步。

      過去4年,全國累計備案的慈善信托數量僅487單,雖然幾乎每年慈善信托新增數量都在翻倍增長,但每一年成功備案的慈善信托總體規模變化不大,而且總體數量占總人口比例也遠遠低于不少業內專家的預期。

      目前,慈善信托一定程度出現了“叫好不叫座”的現象,數量和規模只是表面。

      高傳捷補充道,部分慈善信托價值觀并不旗幟鮮明,不知最終應該帶來哪些變化。廣東粵財信托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于健則認為,慈善信托的捐贈發票依舊未有解決方案,信托法律結構與相關法律沖突也有待明晰。

      挑戰重重,慈善信托會是“出圈”的新機會嗎?

      混沌中,找不到方向

      這場平行論壇上,問題在一次次思維的碰撞中逐漸明朗。

      受邀參加論壇的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執行秘書長竇瑞剛剖析道:“信托之義,是因為信任,所以托付,信托機構是按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原則運作的一個服務機構?;饡跉W美并沒有一個固定的組織形式,歐美多數的基金會是以慈善信托的形式存在的?!?/span>

      他補充道,來到中國之后,信托異化成了受人之托待人理財的資管理財機構;基金會則成了實體化在民政部門登記由主管單位的組織化機構。

      竇瑞剛認為,信托作為一種委托服務,實現委托人的意愿這一概念并不應和保值增值劃上等號。然而,在當下的國內環境中,個人乃至慈善組織往往將設立慈善信托的目標和作用,視作慈善財產的保值增值。

      同時,基金會往往忽視了其本身是特殊形式的信托機構,捐贈財產具有受托財產的天然屬性;而捐贈人的意愿、捐贈人的價值觀得不到組織保障;基金會作為受托人的信義義務,即忠實于捐贈人意愿、謹慎管理捐贈財產的義務也被忽視。

      信托定位模糊,基金會使命也漂移了。

      中航信托有限公司家族信托事業部副總經理、慈善信托負責人上官利青表示,慈善信托最核心的功能在于幫助委托人實現慈善意愿,根據委托人意愿幫助委托人篩選慈善組織和慈善項目并跟進實施、反饋調整的能力建設特別重要。

      這一問題的出現,帶來了一系列的后續挑戰。

      高傳捷說,全國僅68家信托公司可以成為受托人,“廣大城鄉人民慈善信托服務獲得有現實困難?!钡珖鴥然饡?000家,分布廣泛,且服務宗旨和范圍多樣化、專業化,具有廣泛的社會資源與各類慈善服務經驗,完全可以向全社會提供更加貼近、便利的慈善信托服務。

      他認為,慈善信托的主力,應是基金會。

      問題是:本應更加了解慈善信托的基金會和慈善組織,恰恰可能是不懂慈善信托的運作機制的一方。與此同時,大多數基金會仍是籌款+運作型基金會。竇瑞剛分析道:“我們的基金會自己募錢,自己花錢,既不做保值增值,也不做資助,社會服務機構缺少基金會的資助資金,自然而然生存痛苦?!?/span>

      在竇瑞剛看來,慈善信托和基金會未來要健康發展,其中一個關鍵便是大家都要正本清源,回歸到其在社會慈善事業價值鏈中的角色和定位中去。而漢正家族辦公室(廣州)有限公司首席顧問、廣東省社會組織總會法工委基金會專業組主任、廣州市社會服務發展促進會·基金會與慈善信托專業委員會(籌)召集人胡仕波則總結道,基金會應在今后的未來爭做受托人,通過發展慈善信托,逐漸轉型成為資助性基金會。

      這一天只是一個開始

      在多位專家學者看來,專業機構深挖垂直領域,這才是公益慈善事業發展之道。

      “我們必須互相走近,厘清彼此在慈善信托中的定位,一步步嘗試,并清楚我們希望帶來的改變,才有可能給慈善信托帶來更大的發展?!眳嚓P專家表示,慈善信托將為慈善事業帶來巨大的能量,為社會痛點的解決帶來動力,但前提是邊學邊實踐。

      值得關注的是,論壇只是開啟社會多方探索慈善信托的第一步?,F場,廣州日報慈善空間正式落地,通過‘媒體+慈善’拓寬社會多方合作方式,在慈善空間加持下聯動廣州乃至粵港澳大灣區各類社會資源,聚焦社會議題。

      而廣州市社會服務發展促進會更是在平行論壇上發起“基金會與慈善信托專委會”籌建召集活動。郭媛表示,促進會成立至今已發展130多個會員,涵蓋社會多個領域,“我們正是希望基于這一平臺,聯合多方打造可持續地實踐和交流平臺,為慈善信托等議題賦能?!?/span>

      值得關注的是,該專委會由胡仕波牽頭發起,同時也有廣東省山海源慈善基金會、廣東省丹姿慈善基金會響應加入,接下來將鏈接更多信托企業、基金會、社會服務機構以及各界專家學者加入,通過課題制作、研討會、個案指導等方式探索慈善信托發展之路。

      “這個平臺很有必要,大家就要在這里不斷探索問題和討論,當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就會為整個行業的框架帶來足夠的經驗基礎,隨著實踐不斷的推進,平臺的意義也會日益增加?!备邆鹘萃嘎?,“期待下一次,專委會已經挖掘出一些痛點和解決方案?!?/span>

      在他看來,這個行業,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但一切都將值得。

      廣州日報全媒體文字記者 蘇贊 通訊員 黃蘊潞廣州日報全媒體圖片記者 莫偉濃廣州日報全媒體編輯 林傳凌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