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問道資助——本土基金會的探尋之路
      2014年12月20日

      主持人:


      張帆    社會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嘉賓:


      劉曉雪  南都公益基金會項目副總監

      王亦慶  阿拉善SEE基金會資助項目經理

      吳軍軍  正榮基金會理事長兼項目官員

      黃奕    招商局慈善基金會常務副秘書長

      劉濤    社會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陳一梅  中國發展簡報總干事


      前言


      本論壇聚焦具體過程兩個詞,即聚焦到每一個基金會個體案例面對的挑戰,呈現某一項目的計劃、開展、調整過程。


      劉曉雪:景行計劃的項目設計與調整


      景行計劃的戰略規劃,剛開始是由理事會確定了一個大方向。2011年,成立項目組,通過系統調研確立了景行計劃的兩個核心:一個是行業持續發展,一個是行業帶動。


      實際過程發生了幾個很重要的轉變。第一,變深。第二,變簡。第三,變厚重。


      所謂變深,指對推動持續發展的思路進行演化。在調研階段,我們對此的認識是比較籠統的,覺得只需提供管理費、行政費作為支持,幫機構把環境潤滑和活化起來就可以。但是,開展過程中,我們發現這樣做并不一定有效。因為很多時候機構的發展還是需要核心業務的突破和擴展才能持續下去的。


      所以,第二階段我們分析了NGO本身發展模式的獨特需求。得出結論:對于NGO發展來說,有兩種錢是最缺的,即新項目研發資金和管理提升的費用。所以我們又對機構進一步的需求做了分析,提出結合機構的發展特點有針對性地資金支持的觀點。


      第三個階段,我們正在考慮。我們發現過去兩年有越來越多的基金會提供上述支持。但是,這些支持畢竟能夠惠及到的機構還只是一部分。怎么樣創造更加可持續的資助生態?我們正考慮是否能夠探索一種新的規則,這個規則能夠更適用于公益組織的持續發展。


      所謂變簡。在2011年調研階段,我們發現,民間公益組織未來的發展需要以下三個層次的需求:1、的需求,即專項能力的提升。2、的需求,即深層次解決社會問題的公益組織。3、的需求,即創新的組織,新的議題,新的問題,特別是以特別創新的方式解決老問題。


      所謂變厚。隨著資助的伙伴開始增加,我們也在考慮,在有些議題里面的伙伴比較多,是不是這個議題領域的伙伴之間他們可以產生更多的化學反應,但是這個還是有很長的路要探索。


      總結:景行項目,從設計到實施、調整的過程當中,我覺得有三個平衡。


      第一、研究和實踐的平衡。我覺得前期的系統調研非常重要,但不能一味的調研下去,而是在實施過程中不斷的豐滿和調整之前的項目設計。


      第二、項目和機構之間的平衡。項目要服務于機構。


      第三、人的成長和項目的成長,資助型的基金會尤其要關注這一點,因為資助型的基金會本身是人開展的工作。一定要注意這些人的思考和反思,怎么成為這個機構或者項目的財富和經驗,同時新的人又怎么在這個項目當中學到更多的東西。


      王亦慶:阿拉善SEE基金會及勁草同行項目的定位


      SEE基金會,最初定位是用十年時間解決阿拉善的荒漠化問題。后來經過幾年的發展,發現難度比較大,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做阿拉善的工作。所以,在2008年前后設立了基金會,而且是長期把策略穩定在資助型的方向。


      2009-2011年,資助小項目。這些項目散布在環保領域之內幾乎所有的議題,數量多,額度小,方向散,標準不清。


      2011-2013年,戰略的聚焦和調整。向南都學習,資助樞紐型機構。通過大機構帶動一些NGO將一些議題網絡化。比如三江源保護,濕地保護,還有工業污染、防治這些話題。關健詞是規模成效,我們有一些大項目群,資助量在飆升。


      2013年到現在,基因的外顯化,項目的可持續,產品化和可視化。將來還需要完成的就是通過項目籌資。但是,我們除了要調動企業家的錢,還要調動企業家的經驗和知識,同時能夠帶來企業行為上的轉變。


      分享案例:勁草同行項目。勁草是SEEGGF  201212月發起的一個項目,主要支持成長期的機構。在環保上,成長期的機構基本上面臨三個比較大的問題。


      一個是機構核心業務的明確。


      二是機構長期的定位、模式。


      三是團隊專業化構建和穩定資源多元化的拓展路徑。勁草計劃連續支持這些成長期的機構三年,在支持過程中構建由GGF的顧問和SEE的企業家組成的導師進行一對一的陪伴式的輔導。這個項目所調動的,不僅僅是資金的靈活運用,更是思想的匯聚、智慧成果的優化、經驗的傳遞。


      吳軍軍:企業背景下基金會的成長戰術


      正榮公益基金會,分享基金會怎么從企業當中脫離出來,成立基金會之后怎么做資助,做了資助,怎么在公益圈里面找好自己的立足點,然后就是在公益圈里面獲得認可,希望給剛成立的、有企業背景的、不在北上廣的基金會一些經驗。


      戰略和戰術相結合。戰略是不容易產生的,也不是通過咨詢就可以產生的,所以如果沒有明顯的戰略,就把戰略放一邊。然后主要用戰術,走一步,摸索下一步。


      第一個戰術,成立基金會前,先獨立資金運營。將包括整個公益項目的預算、行政費用的預算獨立出來,只有獨立出來,在運用這筆資金時我們才不會因為要通過企業整體財務而產生不必要的程序上的麻煩。
      缺乏項目經驗時,從公益前輩那里尋求項目合作。在合作的過程發現自己的特色。


      第二個戰術,不給自己設限。當初很多人問,你們基金會有沒有一個固定的領域,或者怎么來做?我們當時自己的想法就是不給自己設限。有一個大的原則作為前提,在這里面縮減。因為我們覺得,我們不知道這條路該怎么走,所以有可能在我們所能擔負的成本之內,我們都可能做一些嘗試。


      基金會提倡創新,創新怎么來?別人有新的想法,你都不給他一個實踐的機會,這個創新怎么辦?所以,我們的微公益平臺有兩個基本宗旨:一個是給創新的思想以成長的機會;另一個與機構合作創新,這涉及到具體的項目。


      分享案例。在跟西部陽光合作開展項目時擴充了這個項目,并將其適用于教育類的NGO的組織。后來在江西資助了一個做社區大學的草根NGO。這個項目創始人想通過志愿者支持來辦一個社區大學,但是因為經費問題而舉步維艱。在我們的支持下,他從具體事務性工作中跳出來,做一些支持性工作,從而做到了推廣和可持續發展。


      所以,后來我們將這一概念加以拓展和延伸,和平臺進行合作,跟他們建立伙伴關系,讓他們自己推動自己家鄉或者本土的項目開展。而我們的工作則集中在監督資金使用、項目開展質量上面。


      黃奕:招商局慈善基金會的自我認知


      帶著鐐銬跳舞的基金會:首先,招商局基金會是一家企業基金會,所有的理事都是來自于企業內部,公益并非他們所熟知和擅長的領域。其次,限于我們基金會的性質,我們有央企定點扶持的任務,這讓我們放不開手腳,我們帶著鐐銬跳舞,怎么樣能夠舞出自己的空間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在思考我們的邏輯是什么,我們要做什么事情?一般情況下只有想清楚我是誰,我要去哪里?才會去做。中國大多數的基金會是會先有資源,然后想做什么事情,問題是什么和為什么往往被放在最后,我們其實也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


      首先,我是誰?


      在基金會的工作當中,我們其實同意一句話,就是人性的因素是最重要的,金錢不會給你帶來智慧。人性中不止包含人的能力,還強調謙虛、正直的品格,更強調人性當中的開放性和現代性。同時,不僅是善惡的問題,不僅是愛心奉獻的問題,是從自我奉獻的自由能夠過渡到自發性的道德和公共精神上。所以我們做的不僅僅是倫理學上的有愛心,或者做一個善事,我們希望它能夠是一個社會正義層面的東西。


      其次,資助者教育。


      我們要做理性的公益,就是理性的投資人。公益也是需要有投入和產出模式的。它跟商業一樣,有一般的規律,需要有投資管理,需要有公益投資的理念。公益投資同樣要選擇投資的方向,確定投資的規模,規避投資的風險和評估投資的效益。


      基金會可以被看作是一個投資機構,它既是一個引擎,一個發動機,又是一個穩定器。作為投資機構來講,為什么你不是一個大善人,你不是一個大散戶,大家愿意把錢放到你這個地方,讓你做這個事情,就像你做商業投資一樣,愿意讓你做公益投資。要有專業團隊,風險控制和行業研究。


      第三,做什么?


      基金會都是站在價值鏈的上游,只是公募和非公募的不同。在我們成立第二年的時候,把自己在做的事情分成兩類。一類是人道救助類,一類是價值推廣類。


      人道救助類,針對人生存的權利,比如你有吃飽飯的權利,有上學的權利,或者你生了病以后恐懼的權利等等,這個是我們認為我們說的。價值推廣類,它的目標是生活質量,或者更美好的社會,它是。


      價值推廣類希望有更加理性的思考,人道救助類希望過程是透明的,模式是清晰的,是無條件的。價值推廣類是團隊能力,是有條件的,希望有動力,希望所有的項目伙伴在當中有各自的參與,有各自的角色。人道救助類的效果評估是定量的,捐資了多少錢,救助了多少孩子,這個是用數量評價。價值推廣類,效果評估是定性的。所以,人道救助類項目是方式,價值推廣類項目是方法。


      “魚”跟“漁”到底有什么區別?“漁”到底是什么,我們經常問伙伴,或者各種場合問多了三點水,你認為多的是什么?很多人說,多的是技能,或者多的是做事情的方法。但是,我們說如果有了水,這個水污染了,這個水里面還會有魚嗎?我不但給了他魚,還教給了他釣魚的方法,但是面臨的是一潭死水,這個釣魚的方法還有用嗎?所以,我們認為三點水應該是社會生態,你最終將改變的是一種社會生態。
        
      第四,我們能做的是什么?


      作為外部機構,我們認為我們能做的就是要加強社會上各種事物的內在聯系,將其投射到人在社會事物當中的行為上面。


      我昨天在同樣一個會場聽到互聯網的一個設計,講到互聯網的一個社區,我當時得到很大的啟發。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昨天的那場,昨天有一個工程師講2048的時候,他其實提到社區是一個網,是一個不規則的網。一個人如果在社會上是一個孤立的點,可能你的行為不會被放大,也不會被縮小,但是你只是一個人,你的幸福感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說你能躺在一張網上,從這個人到國家之間有各種不同的點,把它織成一張比較密集的網,有可能這個人的幸福指數是增加的。所以,基于這樣的理念,我們制定了我們的項目三個原則:這個項目是不是有助于喚醒起人的自我意識,是不是有助于增加人的多元化選擇,是不是有助于強化人的市場權利。


      第五,我們面對的問題是什么?


      我們現在更強調社區共治的模式,社區各個利益相關群體如何通過參與獲得生產和分配。這是我們做事情的大的邏輯。比如我們在其中一個項目當中做的模型分析,村莊會有什么樣的利益相關群體,村莊內部有這樣的一些利益相關群體,村莊外部有這樣一些利益相關群體。他們如何去回應一些社區的公共需求。因為在中國,二元體制下,城市有的公共服務和公共產品在村莊是缺失的。


      分享案例:2012年我們跟北京的農合之家一起合作,將當地的農協中的一些骨干培養成老師,然后對外來機構和鄉村組織進行培訓。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設計了幾個模塊,第一、鄉村文化體系和人文價值的探索。第二、有沒有一個行政策略可以將文化視角融入鄉村發展。第三、轉型背景下鄉村文化及人文價值的變遷與社區多元共治。


      另外,我們也為社區中正在執行的項目引入一些新的概念,比如為中國而教是我們的一些項目,我們沒有把這個項目僅僅定位為支教項目,而是更多地看成是青年人成長的項目。


      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跟田野營合作,一起做一個教育種子計劃,希望青年人去到社區,他們在現場里面如何觀察社區,如何描述他們自己所在的這個場地,而不僅僅是他們僅僅作為一個老師。所以,除了我們作為支持方,我們希望這樣的一些支教志愿者能夠跟社區有更加緊密的結合,甚至對中國這一部分的了解,能夠比他們之前深入很多。


      在我們做的項目中,其實我們是希望利用社區組織的優勢,可以推動整個價值鏈條的協作,不僅僅是兩個機構之間的合作,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參與者在當中的平等對話和協同。


      作為一個資助者,我們其實已經走過了六年,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還是不斷在學習,思考我們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在中國這樣一個大環境下,還有在我們自己命題作文的框架下,我們能做什么?


      當然,這個探索一直都在進行,這當中有幾句話,我們越來越認同。比如對社會影響的評估應該涵蓋行為的評估、方法、效果,以及他的價值觀。我們認為沒有人買單的需求,不是真正的需求。還有崇尚自身利益至上的主體在行為中更會自愛,負責。


      劉濤:資助之路的中國實踐


      我們把之前訪談了江浙、廣東一帶的基金會之后,我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跟大家做一個分享。


      首先,對基金會的性質進行分析:我們把基金會放在一個系統(社會環境)里,這里有捐贈人、基金會、社會行動者以及社會問題。


      我們認為基金會本質上是有一定目的的財產集合。從整個鏈條來看,基金會價值實現的過程是社會資源轉化為社會影響的過程?;饡斎氲氖琴Y金和支持,輸出的是服務,它輸出的時候會帶有一定的價值觀。
      接下來具體分析基金會本身。我們可以抽象為能力、價值以及外部環境三個方面。


      價值和能力屬于內部:價值包括基本信仰和價值觀;能力就是資源、非物質的東西。外部環境:社會行動者,社會問題和社會能力。


      第一,價值方面,一切慈善都是個人化的,這句話什么意思?首先,對公益慈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念和價值,所以沒有人能夠代替你做判斷。其次,價值與價值之間并沒有高低之分,需要自己去選擇。最后,價值的選擇需要很慎重地、客觀地去看待。


      第二,能力方面,是否有能力去實現既定目標。能力可能包括資金、人才、技術,還可能包括一些制度化、管理層面的信息。


      第三,外部環境,組織主觀感知的環境。主觀判斷會影響組織的行為策略的選擇。所以大家對客觀環境的判斷是不一樣的。有時候是一種支持,可能是一種需求,我們統稱為環境。
        
      其次,基金會扮演的角色:


      第一,供奶員。NGO缺少奶源,本土基金會要承擔起供奶的責任。供奶員自己相信的價值,就是他的使命。他提供的社會價值是給社會組織提供可持續的資金支持,并進行價值倡導以改善捐贈人和公眾的關系,從而使這種支持可持續。


      第二,拼圖家。專注于社會問題的根本解決,相信社會問題是復雜的,不存在單一有效的解決方式。它提供的核心價值,通過拼圖實現對問題改善或者根本解決。資金用戶上面,可用于項目、能力建設、組織發展等各方面,即它不太限制資金用在哪兒;在行動者方面,也不局限于NGO、政府、研究或者個人;風險偏好,愿意承擔風險嘗試新的解決方案或者培育組織。


      第三,吹號手,也是一個喇叭。發現問題并且倡導解決,他相信意識到的問題并使之納入公眾日程是關鍵的。讓大家關注某個存在已久的問題,從而讓該問題得到解決。資金用途方面,也是不局限于發起項目、資助研究、搭建平臺、聯合倡導。在行動者方面,也不局限于NGO。風險偏好是優先選擇有影響力大、能力強的合作伙伴。


      第四,助產士。資助一些新生的組織,催生新的行動可能。提供的核心價值是催生社會行動的主體或者社會問題的不同解決方案,支持一些還在前沿的,或者探索性的,或者風險比較大的一些組織,或者一些問題解決方案,探索出來,然后使整個社會受益。資金用途,可用于核心業務,或者建立組織發展資金池。行動者也不局限于NGO個人、研究機構、社企均有。


      第五,布道者。分享自己的一套信仰體系,或者通過行動踐行和傳遞某種價值。提供的核心價值是多元價值。資金用途可用于核心業務,或建立組織發展資金池。


      總體來看這樣五種角色,豎向來看,第一,分析能力,拼圖者對分析能力的要求最高,我們通常說一個基金會要有一些能力,或者它的能力很弱,我們界定了六個方面的能力。拼圖者可能對問題分析的能力更高,其他能力相對而言要求較少。第二,資金籌措,布道者和助產士都需要有很好的資金籌措的能力。第三,伙伴關系,拼圖者和供奶員需要很多伙伴。助產士的伙伴關系也是。第四,捐監測估能力,最強的是供奶員。第五,行業合作,吹號手最強。


      陳一梅:資助與受助共同體的五位一點


      我曾經在不同的資助型的基金會工作過,也在被資助的非營利組織工作過,我現在所從事的中國發展簡報,是一種行業支持機構,主要提供信息基礎設施方面的服務。從這幾個角度來講,我講五點。


      關于資助和被資助機構的關系。我認為資助機構和受助機構是個共同體,要高于鏈條當中的上下游,要高于系統當中對立的,或者是單向的流動等等,甚至高于生態概念。


      這個共同體當中有五位一點。


      第一,基金會要低一點,基金會實際上是一個綠葉,真正實現推動社會發展,是要靠共同體的另外一半,非營利組織來一起合作的。所以,資助型的基金會應該有耐心,善于傾聽,要謙虛,尊敬非營利組織,尊敬他們的志向和創新的想法。


      第二,NGO要高一點,NGO在能力方面,特別是國內的NGO有很多內部、外部的因素制約自身能力的提高。所以,各方面的項目管理、資金籌措、傳播、監測評估等等,都是需要再高一點。


      第三,共同體合作再深一點,相互影響,相互學習。


      第四,遠一點。分享一個“精細”的事例。昨天在新聞上看到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和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聯合做了一項關于中國新生代農民工自組織方面的一項研究。我們特別驚喜,如果只是清華大學的學術研究,你不覺得是什么,但是能出現一個基金會的名字在里面,我不知道他們是資助的角色,還是參與的角色。如果一個基金會能有把社會議題擺出來做深入研究的理想,真的公益行業有特別大的潛力,這是一個驚喜。


      最后一個遠一點,就是愿景和理想?;饡袥]有愿景和理想能看到十年,二十年以后我們要面臨的問題?;蛘攥F在已經很復雜的,很艱巨的問題,能不能把它作為你的使命來實現的問題。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