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回顧年會

      年會合作

      年會門戶

      了解CFF

      本屆輪值主席機構代表致辭:華民慈善基金會
      2013年11月15日 作者:盧德之

      尊敬的李主席,尊敬的中外公益界的朋友們,在正式總結之前我想再一次表達對我們敬愛的李主席的敬意,李主席是我最尊敬的一個領導人,他對中國社會、對中國經濟、對中國未來的理解我個人認為極具智慧,對我的啟發也特別大。特別是他對中國公益事業的關心和支持,應該說在這么高級的領導人是非常難得的,他聽取了我們的匯報工作,也對我們做出很多具體的支持,所以在這里我再一次提議大家以最熱烈的掌聲感謝李主席對我們公益界的支持。


      這一次年會的主題是“理性公益多元發展”,這里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理性”,一個是“多元”。大家知道,公益往往感性得多一點,動不動就流淚,但是這次我們強調理性,為什么強調理性?說明我們還有很多不理性的地方。我個人認為強調理性是我們要強調講道理,特別是把道理正好能夠變成政策和法律,通過政策的創新、法律的制定來推動公益的創新,這是我的第一個理解。第二個我們強調多元,因為當今社會是多元社會,公益社會一定是多元社會,那么多元社會需要多元公益、多元發展,而這種多元發展一定會帶來多元發展的公益、一定會帶來多元發展的社會。我們通過這樣一種推動,使得我們公益慈善在更加科學化的軌道上運行,能夠使我們這個社會更加充滿活力,使得公益社會特點更加有效呈現出來。


      昨天理事長從學理的角度對這兩個詞進行解釋,我今天再從我們的角度對這個進行一個理解。為了把這次會議開好,為了把這個主題達到大家都來感受到最好的狀態,我想公益界的朋友們做出了很多努力。據我所知,大家在北京、深圳、西安、杭州已經搞過四次工作法了,而且不光是工作法的形式還是以郵件的形式,都是在琢磨怎么把這次開會得更好。我感覺從這兩天開會的情況來看,因為時間太緊了,我沒來得及很好的看材料。但是我個人的感受,無論從稅收、救災、環保和基金會的關系、非公募基金會的關系,還是跟信托等等,包括閃電式的發言,都非常精彩。剛才我跟李主席報告,我們的水平是高的,亮點非常多,而且討論的問題也非常深刻。當然,是否達成了共識這個是需要時間的,我想通過這樣一種形式、通過這樣一次會議,不管怎么樣,我們大家對很多問題都有了清晰、進一步的認識。


      整體來說,我覺得這次會議還是開得很成功的,它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我們在這樣一個最重要的時刻,三中全會剛剛開完,正在吹響改革的號角,這個時候我們開這樣一個盛會,實際上是又一次發起了對改革與發展的新一輪的推動,我說這個盛會是很有意義的。從會議的形式來看,大家知道我們這次會議無疑在前五次會議當中規格是最高的,來的領導同志要么是基金會的顧問,要么是秘書長,要么就是基金會的理事長,都和基金會有關系。同時,我們國內各大基金會都有代表或者理事長或者秘書長到場,這個額外的包括兩岸四地的朋友們,參加會議的人士確確實實也是最多的,所以規格高、規模大、影響力大,而且國際化程度高,所以我覺得這次會議毫無疑問是一次是成功的會議。我作為大會的輪值主席之一,對這次會議是表示滿意的,也對大家對這次會議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也借這個機會講講這個會到底會給我們留下些什么東西,昨天晚上我認真梳理了一下,我是這樣考慮的,我講幾點意見,當然這不一定正確,這也不代表整個會,這是我個人的一些短見,這個是可以批評指正的。但是我也談出來供大家參考,看能否對大家的工作有所計劃:


      (一)順勢而為。我們知道天意難違,做事情逆勢而上是做不到的,但是我們現在是得大勢,所以我們要順勢而為,要得勢而上。那么這個勢有幾個呢?我個人認為至少有三大勢:


      一個是中國的改革之勢,剛才說了三中全會的關鍵詞就是“改革”,在這樣一個大勢下面我們來推動中國非公募基金會的發展就得勢了。比如十年前、二十年前我們開這個會議,來得人再多,就算把總理請過來你也開不了,所以我們是得了一個大勢。我們知道這次改革的主題是要以市場化的手段來分配社會資源,更多的強調市場化。我覺得市場化與社會化它實際上從某個角度來說是一個詞的兩個面,如果你是要是市場化就一定要強調社會化,就一定要強調社會現代化,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市場化的過程實際上就是社會化的過程,我覺得這就是一種大勢。什么叫改革?在我看來改革說到底就是一句話,就是“有序的放權”,把權放給老百姓,把利讓給老百姓,干這么一個事,非公募基金會正好是借這個力最有效的社會組織,所以這是第一個勢。第二個是行業發展之勢,我們這個行業經過五年,經過現在七八個年頭的發展,現在已經發展到2000多家了,已經占到整個基金會數量的60%,我覺得這個大勢不得了,我覺得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非公募基金會的數量一定會越來越多,除非是我們把現在的體制進行一次重新的調整,如果按現在這個制度設計,比如把基金會分公募基金會和非公募基金會,一定是非公募基金會的數量越來越多,這樣一個大勢催化我們必須要搞好自身的建設,比如要搞好透明度,要公開化,要講誠信,等等這些都給我們提出新的要求。第三個勢是全球共享之勢,我認為不管成不成,也不管我們全球地球上有多少惡人、有多少強人,這些基金會在全球化過程中是先頭部隊,當全球化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發展到今天的時候,那么我們的基金會包括中國的基金會,你現在應該走到時代的前頭。所以我認為得勢它是得這三個勢。


      (二)得勢而為,怎么個為法?這個話題講起來比較難,大家都想有所作為,但是我們確實在作為的過程中遇到很多瓶頸,中國基金會的發展確實需要政府、社會大眾、企業家富人和我們機構、志愿者這些方方面面推動和努力的結果?;饡l展到今天應該是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結果,但是基金會現在要繼續發展同樣需要多方面共同努力,但是在發展的過程中現在我們遇到了瓶頸,哪幾個瓶頸呢?我在這里談點我的認識:


      一個瓶頸是財富觀的影響,現在這個財富觀我認為有歷史包袱,農耕文明帶來的好處是相對穩定或者大一統,這是跟農耕文化緊密聯系在一起的。但是大家想一想,比如在游牧文化下面,今天這個放牧的人在這個地方放牧,明天到另外一個放牧去了,牛多生了幾頭實際上別人是不知道的,中國把陶器、絲綢運到波斯去了,從波斯把辣椒這些運到中國來了,這個事情掙了多少錢實際上誰也說不清楚的。所以商業文明和游牧文明的財富狀態是不清晰的,但是在農業文明下面大家都清晰我掙了5毛錢你也掙了5毛錢,所以中國的農民為什么那么恨地主?道理很簡單,因為地主獲得的財富是不明不白的,因為在中國所有的文化之間我們只承認勞動創造財富。這樣一種財富觀演化到現在,就造成了我們民間,當然現在不同了,市場經濟不完全是農耕文明了,現在是商業文明了,但是這種文化還是流傳下來了,還是有影響的,它會使得在民間造成一種對財富的嫉妒、仇恨,或者他獲得財富以后不做正當的事,我認為民間愁富是愁邪富。在歷史上只能有一個皇上,皇上是天地代表,是天下最好的好人,你要說民間出現大好人是有問題的,沈萬三當時做了很多好人好事,最后還是能好過皇上嗎?所以善你不能善得太大了。


      學雷鋒大家都很積極,但是雷鋒是沒有錢的人,所以我們確定什么樣的財富觀、民間怎么來認識財富,包括政府怎么來對待富人,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然,富人也對自己找到做一個好人的理由?,F在我們老說“土豪”,土豪基本是不做好事的,這就是對富人的一種貶稱。我個人認為無論是富人還是沒有錢的人,大家要有資本精神,對財富要有正確的態度。我這里可以跟大家講,創造財富賺錢比花錢真的要難,所以我覺得創造財富的人應該受到社會的尊重,包括孔子在內都沒有他應有的地位。所以我們這個文化如果不把創造財富的人看成是這個時代值得驕傲的或者是看成寶貴的財富,那么中國人遠遠走不出這個消極保守的財富管理陰影。


      你說做慈善,講心理話,你不把富人調動起來,這個慈善我相信還有很多問題的,所以我認為做慈善一方面需要社會大眾的參與但同時特別需要有錢人的參與,我們總不能天天唱著“學習雷鋒好榜樣”,結果要求我們的NGO的同志們天天拿著低于平均水平的工資,拿著低水平的工資,十幾個小時的勞作,這可能嗎?不可能的,做公益的人也是。所以我認為必須首先要有一種財富觀,這種財富觀是我談的資本精神,如果在全社會不建立起合乎于這個時代的資本精神,不把用錢和花錢有利結合起來,如果不確立富人的地位,那我們的富人特別是億萬富翁們、大富豪們,70%都有移民傾向,40%都已經移民。移民不是人走了就行了,他要充分利用他已有的資本優勢和其他的社會優勢,不斷把錢從投資上抽走,那就像是吸血鬼似的,像一個血管放在我們這個地方把財富一批批的吸走了,最后錢都到外面去了,人都到外面去了,結果我們的父老鄉親、子孫后代永遠住在貧瘠的土地上,這行嗎?這肯定不行。


      第二個瓶頸,體制制度瓶頸,郭美美事件對大家傷害很厲害,特別是對公募基金會和紅十字總會傷害很厲害,我特別了解紅十字領導很不錯,就算有一點腐敗也是別的方面不能比的,我們的腐敗小得很,貪污基金會幾千萬塊錢這在中國目前還沒有。但為什么社會反響這么大?我個人認為這是對慈善本質認識的問題,公益慈善這件事情它是以個體為主,個體意志自愿意志的行為,現在給它搞成政府行為,那就有問題了。上一次紅十字總會秘書長問我,說盧德之怎么看這個問題,怎么郭美美在那炫富說我們這里給錢?我說道理很簡單,你們是代公權力受過,你為什么要站在公權力里面?你在公權力鏈條是處在最破落環節上。我們對北京大學有意見,然后還要把孩子送去讀書,你站在最破落的環節上,那你不受傷誰受傷?所以我認為它是代公權受過。那么這就有一個觀點,公益慈善在我看來是民間的事情,民間是公益慈善的主體,所以我大聲疾呼:公益慈善必須回歸民間。


      當然,大家討論最多的是稅收問題,昨天稅務總局領導在這里,我真的不忍心大家這么說話,我們好不容易請來的司長,像昨天袁總說得很好,但是我們下次請來有多難。全國公益慈善的稅加起來滿打滿算就兩個億,但是這兩個億傷害了一個行業,傷了整個公益慈善的心,也傷了一部分富人的積極性,他們他們在人們眼里不是好人,他們現在想做好人,可是現在叫做什么?行善無門,他想做善人做善事沒有門,他道路不暢,這就是現在的結果。你可能收了這兩個億,但是讓這個地方丟了100個億、1000個億甚至幾千個億甚至上萬個億,可能就是這個結果,所以我在這個會議上是強烈的呼吁我們國家的稅收政策,我們已經呼吁五年了,到現在基本上雷打不動。我們真的傷不起!


      還有一個我們行業自身的管理問題,行業的成長需要實踐,我們這幾年拼命的說要加強誠信、提高誠信度等等,這些問題首先我們要研究清楚,公益慈善是必須與公開化聯系在一起的,比如說像非公募基金會是不是是事都要公開?我不這么看。為什么?華民慈善基金會這幾年就做了一個事情,大學生做培訓或者幫助他們就業,但是誰救了業都是不知道的,但學校知道、我們知道,因為這有一個被慈善對象的尊嚴問題。當然,透明度公開化肯定是慈善非常重要的健康化的保障。到底怎么做好我覺得我們確實在探討摸索的過程之中,有的需要我們堅持,有的需要我們改正更正。


      我是湖南人,湖南人有一個很重要的游戲,叫三打哈,其實是“打地主”,三個人打一個,哈就是傻的意思,到后來我才理解到他為什么當傻子,所謂的看底牌,發展底牌??吹着莆艺J為是需要有幾個精神的。第一個是好奇心,我想看看這下面到底是什么,這是一種原動力,一種觸動力。第二個是不管它是什么牌你都要承擔這個后果,你敢于承擔。第三個是你還要敢于放棄,我們打了一下不行第二手再來你要敢于放棄,我認為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常勝將軍,之所以有些人被叫為常勝將軍道理很簡單,有些將軍只打能打勝的仗打,打不贏的仗他不打,他就成了常勝將軍,就這個道理。包括我們基金會在發展過程中,我個人認為有些東西明知不可為,或者也不符合中國國情的,這樣的東西我們就放棄,我們重新來設計,這沒有關系,整個國家鄧小平先生都在說摸著石頭過河,何況我們基金會加起來不到幾百億資產,沒什么可怕的。我覺得這是我們遇上的一些瓶頸問題,我們必須努力去克服它。要有這種看底牌的精神,要敢于做三打哈的哈。這是第二點。


      (三)到底怎么看底牌,怎么突破呢?這就需要有戰略選擇。我提出三方面:


      一個叫以開放促改革,我們常常說改革開放,但是大家認認真真仔細想一想,實際上每次開放是放在前面,先開放后改革,當年商鞅搞改革的時候他也是從別的六國先獲得軍力,備到他這個地方來。鄧小平先生搞改革也是先搞開放,先從開放開始,然后再進行改革,包括我們現在開放上海自貿區,這也是一種開放的舉措。作為非公募基金會我覺得我們這幾年也這么做的,我們不斷把外面的和尚請進來,因為一般來說外面的和尚好念經,所以鮑爾森先生我們一起吃飯,我說請你來說說話,我說你念的經真得有用,有些和尚也念經,但是我們要找念真經的,比如洛克菲勒,這樣是念真經的,然后我們自己“走出去”,不斷的去學習,不斷的去進行碰撞,在這樣的過程中學習別人的經驗來推動我們自身的改革和我們發展環境的變革,以開放促改革。


      第二個是以開放促民間,當年安徽那個地方老百姓不簽字他的試點也搞不成,所以我們要自信,有句話說:沒有神仙皇帝,團結起來靠自己,我們一定要相信我們自己的力量。特別是這兩天,有能力是高水平的,我參加幾個會議我感覺到大家的創造性,大家的智慧,我們不比哪一個界別差,也不比哪一個界別低,只要我們發揮創造性和主觀能動性,一定能夠找到適合中國發展的新的路子。當然也要注意策略,有時候退也是一種進,比如說華民慈善基金會,你讓我交那兩千萬滯納金,那個時候我真得很傷心,但是咱們交吧,這是退一步。但是退也有底線,我充其量退到香港,你不能再讓我退了,再退做不下去了。但是退是為了進,華民慈善基金會退了兩步了,我估計后面還有三步四步退,所以我認為退有的時候也是一種戰略策略,當然最好的結果它一定是更近,許多問題是體制問題,需要有過程來改變。我們應該讓參與體制的這些人能夠聽到我們的聲音,這個非常重要。但是不能怪他們,因為不是他們造成的。所以我覺得現在本身就有一點,人民希望幸福。那么我們怎么官民攜起手來,共同為中國基金會的發展,為中國非公募基金會的發展找到一些切實可行的辦法,找到一些實實在在的路子。


      第三個,以實干促共享?,F在從湖南的角度來說,你必須要有共享的思想,這是非常高尚的,你不能共享了群眾不干事了,這也不行,非公募慈善基金會事業是民間,我們的智慧更多的要去發展,中國確實有很多富人捐錢了。曹德旺了不起,捐錢了,牛根生也了不起,我去看過的,他吃草皮,把以色列的灌溉系統全部“引進來”,那是真的,目的就是為了長草,改變沙漠,這是非常了不起的舉動。所以我在這里再次呼吁,我們需要的是實干實干再實干,實干可以興邦,實干也能興行業,實干更能興富人。


      我們大家都說人,但是沒有人看到過,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但是也有青面獠牙的一面,其實人就是人。但是我更欣賞中華民族的另外一個,就是熊貓。但是這個熊貓為什么得到全世界那么多人喜歡,很多人都喜歡熊貓,說它憨態可掬,樣子好。其實它是最符合中國思想的動物,所有動物中間黑色和白色彼此對立又高度統一,都沒有熊貓這么好看。還有像魚,他不能得到全世界的認同,只能得到東南亞一部分的認同。所以毛鄧是對立統一的,又是可運動的,只有熊貓是最形象的代表。作為我本人我更欣賞熊貓,因為熊貓不怕所有的人,但是所有的人也不怕它,喜歡它,這樣的精神是我們基金會應該倡導的一種精神。如果我們要看底牌,我個人認為熊貓就是我們慈善一個非常重要的底牌增加的大王。


      感謝一年來參與這個論壇的各位,還有領導人,民政部門,財政部門,稅務部門,包括媒體,包括學術界的朋友們。由于得到你們的支持,使我們這個會議更加顯得有聲有色,也可能發揮著更好的效果。15家發起機構,特別是凱風基金會,這一次跟我們合作的非常愉快,15家發起單位的秘書長理事長們非常謝謝你們。還要特別感謝這一年多來參與這項工作的所有的工作人員,包括志愿者,你們真得非常辛苦了,感謝你們。還要感謝湖南大廈的朋友們,給我們提供了這么好的條件和環境。

      最后祝善有善報,祝做好事的人一定會長壽健康幸福的,謝謝大家。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