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回顧年會

      年會合作

      年會門戶

      了解CFF

      公益組織領導人與企業家的對話會(下)
      2009年11月04日

      李志剛:非常好。錢總你認為有什么優點還有弱點。

      錢為家:我想在談優缺點之前,我會覺得在中國企業投入公益或者CSR比較少的原因,是因為中國大部分企業家可能還不是很了解CSR能給他們很獨特的競爭優勢,為什么這么講?因為企業家不是一個慈善機構,所以很多老總會覺得額外捐錢去做公益,他主要可能就是政府公關了,去做一些利益的交換,但是如果能夠讓他們了解,就是從事公益或者甚至從事CSR,是跟他的消費市場,跟他的供應鏈的優勢,或者跟他機構投資人的優勢能夠結合為一的話,他會把公益慈善,就是剛才所講的當做他的年度綜合計劃之一。那他的公益的資源就會變成是一個常態性的,而且可受績效管理的必要的支出跟投資。那公益團體也就比較不會受到短期的激情或者是重大天災人禍,導致捐款的大起大落,沒有辦法中長期地可持續地規劃本身的業務。所以說我覺得在中國來講,我們要談社會創新之前肯定要先談,到底可以透過哪些的方式讓企業主決策者了解戰略公益,或者說所謂的CSR對他們的消費市場或者是供應鏈,跟資本市場有好的關系。那事實上國內外的很多調查已經證明這一點,因為像去年來講的話經濟論壇就有一個九國的五千多個消費者的意見調查,他樣本數差不多五千多個,也包含中國的消費者,就不光是一般歐美的先進過程。

      其中有問到一個問題,就是問消費者,假如說你在平常選購消費品的時候,假如說產品和價錢差不多的話,你愿意不愿意選擇公益形象比較好的企業的產品或服務,結果7成以上的消費者愿意。那我06年6月來到中國,我那時候也在想中國到底有沒有公益市場,或者中國發展中國家的消費者有沒有這個需求?結果不到半年我就看到一個調查,也是問同樣的問題,結果發現有差不多將近七成的消費者愿意優先選購公益形象比較好的產品和品牌。我是覺得這是一個蠻好的。所以說我自己本身在07年也做了一個,就是康師傅跟其他主要的同業的一個品牌形象調查。

      那我同樣問這樣一個問題,在全中國15個城市差不多2000多個消費者,結果我發現有差不多六成三的消費者愿意優先選購好的公益品牌的產品。那甚至有五成五的消費者,愿意1%到5%的公益議價去選擇好的公益形象的品牌。所以說我們就內部思考,為什么消費者會愿意多付這個錢,或者優先選購公益品牌呢?結果我們發現因為中國在快速經濟發展過程里面的額外制造太多的社會問題,不是一般民眾能夠單憑己力能夠預防和解決的,所以他要相信品牌,特別是公益品牌的力量,他比較好去追索。

      所以說當然除了消費商品之外,在07年的時候曾經問過全球的機構投資者,你們愿意不愿意付比較好的證券的議價去購買公司治理做得比較好的企業的股票?結果機構投資者的基金經理人他們愿意付12%到30%左右的公益議價給公司治理比較好的全球五大洲的企業。那我們這邊可以弄一個小的測試,就是比如說你們會認為基金經理人愿意付30%是給哪一洲的?五大洲里面,公司治理做得比較好的企業的股票。

      因為那個是最亂的一個區域,也就是說越亂的區域公司治理做得越不好的區域,基金經理就更重視公司治理的價值。亞洲實際上也是排行第四,歐美來講的話就是12%,因為那個公司治理做得比較好,所以等于是CSR在投資市場來講的話,也有他一定的,可以量化的價值。那當然更不用講供應鏈的管理了,供應鏈管理來講的話差不多有,去年做了一個調查,也差不多12萬個供應鏈經理人,他們會覺得至少是有五成左右的供應鏈經理人,他們在未來,在目前跟未來采購的時候會非常重視環保的要求,那比較有名的例子也是去年10月左右,沃爾瑪也在中國召開了一個千人左右的供應鏈的研討會,要求他們的供應商必須吻合一定的環保、社會一體的那個規范,去做相關的產品的服務。所以說我是覺得戰略公益來講的話,基本上人的價值跟產品跟服務有沖突,因為以人為本,基本上就是CSR里面的,在整個愿景里面,我們必須要把整個社會問題的解決,當做是企業營運的使命之一跟愿景之一,但是愿景怎么落實?就要靠生產、行銷、人力資源、財務跟研發這些所謂的價值的載體,去透過實際的營運行動跟社會行動,跟NGO做結盟,然后推展系列的社會行動,去協助解決問題。那解決的過程里面還會帶來企業效益的正回饋,就像剛才講的消費者市場、資本市場跟供應鏈市場,都會有異于同業的競爭優勢,只要有更多企業了解到這個特色,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跟進。那NGO就會有更多的充足的活力去找到你的盟友,去共同解決社會問題。

      李志剛:謝謝錢總,你看見其實錢總好像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就是優點跟缺點,但是問題是他的概念就是已經表現了,他是有優點的,因為他可以在兩者當中選找好處、創新還有市場的需求,把這些東西結合,這個就叫創新。所以這個要有一定的企業背景的人就可以整理一套這個模式出來,還有演繹出來,有演繹才可以有行動,還有有方向地發展,所以謝謝錢總。

      楊岳:我今天坐到這個位置上身份有點兒復雜,既是秘書長,我還是一個政府官員,我不知道我站在哪個角度說話更合適一些,我暫時作為政府官員的身份說說,就是我的一些感受,看到今天非公募基金會的發展,確實我們非常地欣慰,也非常地興奮,想到五六年前,我參與基金會管理條例的這個修改,當時就設計了非公募基金會這么一種新型的法律制度??吹浇裉旆枪蓟饡陌l展,我認為當時的選擇是正確的。從一定意義上來講,我覺得非公募基金會確實可以說代表我國基金會的一個發展方向,為什么這么講?我想應該有三個原因。

      第一,我們越來越多的企業和企業家無私地風險,拿出自己的財產捐獻社會,當然在這個過程中,確實社會上我們也聽到有很多的議論,我們工作中也經常遇到,總有人在問,他們為什么要捐款,為什么捐這么多錢。到底要干什么?我們講這不是章程寫得很清楚嗎?就是要做公益,就是要做慈善。有的人也問不對,問問他們背后還有什么想法。當然我覺得不管有什么議論也好,或者說社會上有什么評價也好。包括最近媒體炒得比較多的就是福建的福耀玻璃,曹德旺先生,要捐他的絕大部分的股份。那么我想社會的議論歸議論,媒體評價就歸評價。但是首先我們人應該認為,這些企業家是值得這個社會尊重的。首先是由于他們做企業做得非常成功,他們才有能力拿出財產來捐獻社會。也正是由于他們的捐贈,才使得我們的非公募基金會,有了發展的力量。

      第二,我覺得非公募基金會的發展,還在于由于我們企業家參與這個基金會的具體的運作,那么剛才很多企業也講到這個問題,把最新的企業管理的經驗,企業的理念,把一些新的運作模式帶到我們的基金會來了,因此我覺得我們很多的非公募基金會和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基金會相比,有了本質上的區別。

      當然我們現在的非公募基金會,也有部分還沒有從企業完全脫離出來,那么這個我認為還有待于進一步地調整和發展。
      第三說它是機會的希望也在于,我們國家的這個工作事業、慈善事業領域是非常廣泛的。我拿出一個資源交給基金會來使用,同時政府在一些稅收,在一些其他政策上也越來越加大了扶持的力度。

      那么因此說我們的基金會,特別是我們的非公募基金會發展的前景是遠大的。

      那么我們現在實施的基金會管理條例已經五年了,由于我們金基會的快速發展,也確實對政府也提出了很多新的文化,因此目前我們也正在著手在修訂現在這個基金會管理條例。請大家相信,這個新修訂的條例會對企業的發展提供更大的支持政策,我就說這么多。

      李志剛:這句話很重要,我們643個機構都看著你了。


      徐永光:我準備是最好的配合主持人,企業家支持的非公募基金會的優勢最主要的一條是講效率,它的弱點也是不講效率,這兩條都存在,那么我先講一個南都基金會資助項目評審的故事,我們評審資助了現在將近150個項目,在第一批資助關于農民工子女教育的新公民計劃的項目的時候,有十幾個項目要評出12個,當時是理事會,最后是中評、終審采取了投票的方式打分,最后12個項目當中,排第一和第二的兩個項目,是一個營利企業的教育項目,這兩個項目第一、第二名,一個是叫做流動科技館的項目,一個是紅泥巴的閱讀項目,這兩個機構申請的他這兩個是商業機構,最后我們叫購買服務,不叫資助,對其他的叫資助,對他們叫購買服務,為什么兩個公司的項目,我們理事會給它打出來第一、第二名呢,因為這些公司的項目是市場里拼出來的,在市場里打出來的,是非常的優秀,那么相比之下我們NGO的項目,給它比較大的差距,因為我們NGO不是在競爭里面產生的項目有時候是腦袋里拍出來的項目。

      那么南都基金會我現在做的工作和原來在的地方相比,我對所有的人都講,累的多,把我累壞了,因為出資人在理事會里有5個是南都集團的股東,南都基金會的理事對資金的使用效率是斤斤計較投入產出的,投入應該它得到什么樣的效率,而且非常嚴格,有一次創辦人周慶治,在會上說了一句話,說“永光如果說一個人是壞人,那個人肯定是壞人,但是永光說是好人的,不一定是好人”。他言外之意說,你這個錢不要亂給,有些人來要錢不一定就是一個善良的人,甚至是來套錢的。所以說企業是追求效率的,這對于非公募基金會的管理,對于提高資金使用的效率是非常有利的,我從中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在這些企業界的朋友身上,學到了非常多的東西,所以我們的工作水平確實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他們是絕對不給你講面子的,我下午要介紹,我們一個項目反反復復將近10次反復最后才通過。

      企業家辦的非公募基金會的最大的弱點是不講效率,什么叫不講效率呢?他不知道這個基金會是一個專業機構,是一個專業的慈善公益機構,那么結果他就是用外行人來做,就是公司隨便找一個人,不就是花錢容易的很,隨便找一個人亂花錢,結果是外行花錢,結果是最不講效率,而且現在這最不講效率,而且現在最不講效率的企業基金會是大量地存在。

      劉曉光:這個我反對?;ㄥX還是非常慎重的,第一個來講,從財務上管理非常嚴,第二個來講,也在找項目運作的一個很有水平的人,第三個從企業的角度來講,特別是從執行理事討論這個項目非常嚴,就是說你說亂花錢,或者沒效率,肯定是論證比較嚴謹,但是不能說沒效率。

      徐永光:公益時報調查了70多個非公募基金會,結果沒有幾個是基金會的工作人員,而是企業的員工在那里辦基金會,不是說你阿拉善事業,你是專業化的,他就是隨便指定一個人,你來做,現在我們這次開會,好多非公募基金會,怎么也找不到人,他就是一個老板的秘書,你也找不到他,這個問題是不講效率隨便花錢,那是在有一些非公募中,我們不好說哪些,我知道的,1000萬隨便給誰拿走,2000萬拿走都有的。
      所以最不講效率的就是不專業化的。

      楊平:剛才在座的各位都對企業家參與公益的、非公募基金會的優勢說了很多,我是一個非公募基金會的專業人員,那么我站在專業從業者的角度替在座的非公募基金會的專業從業者們說幾句話,然后我想對資本邏輯提出一些抗議和想法。
      確實對于中國的企業界介入公益,無論怎么鼓勵,怎么夸張都不為過,都應該大肆地宣傳,但與此同時作為專業從事非公募基金會操作的從業人員,我們必須清醒的認識到,在運行過程中間,一定要抗衡資本邏輯,為什么?因為公益事業從事的邏輯和商業的邏輯是不同的,這些在商業的運作中間,基本邏輯是如果我們不以李總今天說的3.0作為標準的話,就是一般意義上的資本運作和商業運作,它是要以最小的投入在最短的時候內,獲取最大的產出,這就是商業邏輯,那么在這個過程中間,它要求就是對一個產品,要標準化,可以復制,可以把在甲地生產的產品,然后不加任何區分的在乙地給賣出去,這就是商業的標準,能夠把一個商業模式做到最大,這個就是最好,這個是商業的邏輯。

      公益邏輯是什么?沒有固定的說法,我通過幾年的公益項目的實踐,體會到至少有幾點是跟商業邏輯不一樣的:第一,公益的產品更強調本土化,我們要針對當地人的需求,針對當地的條件然后來設計公益產品,不能夠是在密閉的空間;然后針對人性的需求;然后想到了一個產品,跟商業產品的設計是完全不同。

      昨天比爾蓋茨基金會中國首代說了一個觀點,我對此表示質疑,他說他的錢不投到窮人身上,投到他的商業伙伴身上,然后要代替窮人,開發一些未來的所謂產品,我對他的疑問只有一點,就是說你怎么知道窮人有這種需求。

      我們的公益產品要非常重視本土化,重視我們扶持對象的直接需求,這點跟商業邏輯有很大不同,當然商品的生產也要考慮消費者的需求,但是這種就是根據各個不同地區的人群不同需求,去考慮他的這種產品設計,這點跟商業產品有很大的不同。

      第二,我們的公益產品要考慮物種的多樣性,尤其是在環保事業中間,比如說拉山的草場,政府的邏輯就是把草場圍起來,然后通過草種和樹種的這種撒播,然后讓它恢復,然后讓牲畜跟人少進去見它,但是從環保的角度來說,物種的多樣性,生物鏈所謂的完整性,可能比其他更重要,只有在一個草場中間,不同的物種同時豐富地成長,它才是一個健康的草場。

      只有就是說,駱駝和羊進去有適度的踐踏和吃這個草場,才能增加草種的健康,像這樣的一種生物鏈的完整性和物種的豐富多樣性,這樣的邏輯在商業邏輯中間是不考慮的,或者是很少考慮進去,那么這個牢記是不同的。

      在有就是恩華的多樣性,就是我們要考慮比如在蒙古地區,在西藏地區,要想做環保,做公益,我們必須考慮到當地人的文化的不同特點,然后必須從文化多樣性的角度考慮它的產品有效性,這些東西也是商業邏輯很少考慮,所以在座的公益事業的理事長,我建議大家要以專業的這種精神然后來跟資本的邏輯達成平衡,不能夠被資本邏輯左右,尤其是在理事會中間,今天由于有大量的企業出資,來做公益,在理事會中間,資本邏輯會了算,這個會帶來非常高的后果,但是這個過程一定是一個不斷地漸進的過程,只有我們自己的專業團隊,不斷地專業化,實習公益產品本身的所謂生產特性,并且在這個中間,不斷創造出豐富的公益產品的品種和模式,才有可能說服和影響資本,這個邏輯,如果你沒有自己的本事,還是影響不了的。

      我就說這些。


      李志剛:剩下的13分鐘我想帶出最后一個問題,也希望各位給我們一句到兩句的看法,其實我發現剛才講的這個社會層面這個供應鏈當中,這個每個人、每個組織都有特定的功能,每個人就好像身體里面的器官一樣,產生不同的效果、不同的角色。但是從鏈條來講,其他人記得不是我的企業,我的公益,可能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做一件東西做了25年做到今天,就是幫助監獄犯人的工作。從25年前我到監獄做義工探訪到后來的,在基層方面看到每一個犯人他的促進,引導我在25年來不斷地來投身這個行業,投身這個志愿者工作,我發現這說笑來講,我在監獄的時間已經超過犯人坐牢的時間。
      但是我發現一件事情你沒有親身體會進去,你真的好像,剛才楊總講,你很難為他們所謂地設計一些可以改變他們生命的東西,你要跟他同走,一起來走才可以。如果是這樣的話,今天我們的非公募基金會,在整個鏈條當中,我們可以應該比較重要地承擔那個角色,如果我把它很廣地分成三個階段,如果我們有需要幫助的目的,環保、扶貧,如果我們需要幫助一個東西,有可能三個東西會產生出來。

      一,整合資源、解決問題,這個也是有相對的NGO來進行這個工作。

      二,能力建設,幫助當地還有幫助正義的人,可以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

      三,提供機會還有網絡,把可以輸送的不同產品和服務以及它的能力,從這個老遠的地方,輸送到一個有需求的地方。
      其次從資源、能力、機會的三個角度,都需要很多很多不同的貼近現實,來努力艱苦工作。但是在每個NGO的背后的支持者是誰?如果我們做資源整合的人,我有沒有強調我們的投資的回報?尤其是社會投資匯報,如果我們做能力建設的話是一個教育工作,我怎么可以把人才變成一個有發展空間的地方,如果我們是提供機會者,我們怎么可以把搭建一個無縫的供應鏈。所以這個在公益事業的大輪當中,我看到企業的非公募基金會,其實可以產生非常重大的上游,尤其是上游的影響。
      所以我希望每一個我們的朋友們都可以講出來,你認為企業產生了非公募基金會,在整個鏈條當中最能夠產生的這個高效率的應該在哪個范疇?

      張帆:中國的企業有上千萬家,有實力的,營利狀況比較好的企業至少有幾十萬家。另外一個統計,活躍在各個領域的NGO根據不同的統計口徑大概有幾百萬、幾十萬家。所以我覺得在我心目中,一個好的結合,像主持人講的在公益事業大輪中一個好的結合,我們現在邁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一步,在社會中用一些鮮明的案例在喚醒大家的關注,但是一個好的結合我認為是在草根層面上,是在幾十萬個企業幾十萬個公益組織,在具體的,草根的具體項目上良好地結合,它可以是資源、投資,它也可以是能力方面的教育,也可以是機會方面提供人脈網絡,都可以。要求我們企業和企業所屬的,和企業參與的非公募基金會和草根的NGO,讓他們在企業的身邊做起,我剛才在第一個問題上講的,從企業自身的業務鏈的相關性方面做起。再從企業家自己的熱情,他愿意參與,他愿意支援的,他自己人性的渴求,從那方面做起,我覺得就像中國革命的勝利,不是在大城市里面大聲疾呼馬克思主義所能造成的成功一樣,中國革命的勝利是在前千千萬萬個鄉村里面建立支部干起來的。我們要走的這條道路今后幾十年,非公募基金要走的道路也是同樣的,謝謝。

      李志剛:非常感謝,也是從錢總開始到徐老師。

      錢為家:我是覺得一般公益組織或者是非公募基金會,可以盡量成為企業社會責任管理或者可持續發展的孵化機,為什么?因為中國企業大部分不了解這方面的價值,你們可以盡量讓他們了解這方面的價值,這是剛才我提過的,然后我建議你們要學習企業的思維方式跟語言,你才可能成為他的伙伴,才可能中長期地很平等地拿到你要解決社會問題所發展的資源,這樣的話你們就可以逐漸地茁壯成長。

      謝謝。


      楊平:我理解非公募基金會在當代的這個最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社會公益事業中間的作用就是突破現有的體制的屏障,試想如果是640多家的非公募基金會,在五年內發展到幾萬家,那是一個什么情景?我就說這些。

      王平:我覺得企業非公募基金會的涌現,肯定是一種巨大的社會進步,剛才楊理事長說了,為什么呢?因為相對于我們以前企業做公益怎么做?企業家怎么做?就直接給錢,直接給到被捐贈方,那個后果是非常嚴重的,或者是這些人對企業家產生嚴重的依賴,讓你覺得這個被捐助者始終是你們家一個親戚,你就沒辦法。另一種就是說,你喪失人家尊嚴,因為你是去施舍,別人在你面前顯得很卑微,那么這種對于被捐助者也是一種傷害,怎么樣避免這種傷害,一定要通過一個專業的機構,那么就是這樣一個基金會有策劃地去專業化地執行。

      那么非公募基金會的這種方式,就為這樣的一種專業化運作提供了最好的一種形式,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那么至于這個企業非公募基金會能不能運作好,是要有一個過程的,它要從三個漸進的階段,從一對一,面對面地捐助,進入到這個企業家愿意在理事會當中提意見、批項目,他親自去審,那么就是像南都這樣的,我認為這是第二個層面,那么這個第二個階段是不可持續,為什么呢?企業家沒有那么多的時間,他也沒有這樣的專業去判斷項目,因為他是不一樣的,資本的邏輯和我們供應邏輯是不一樣的。

      那么要進入到第三個層面,我們的企業現在就是說,稍微有一點兒優勢就是說我們的企業家不是特別在細節上執行層面干涉我們的項目選項,但是我們只是求在最高的理念上、目標上的這種共識。所以我在跟郭理事在面對面地談,我就征求他的意見,對我們這個項目意見的時候,他就說了一句話,說術業有專攻,我相信你們的執行團隊會比我做得更好。
      謝謝大家。

      楊岳:如果我們成功的企業都能和我們的非公募基金會達成一個良好的合作,我們的非公募基金會,能夠傳承我們這個成功企業的一些現代企業管理的這個方式和制度的話,那么我想我們的非公募基金會就成熟了。我們期待著那一天,也為那一天盡快地到來要做好工作。

      劉曉光:我想就是把非公募基金會做成一個很規范的,很高效的運作平臺,吸引千千萬萬個人來投身于這種公益和環保事業。

      徐永光:我的一句話是一個標題,非公募基金會的出現讓中國公益事業迎來了正常人做公益的時代,我的后面稍微要做補充。我的思考發現,中國的公益慈善,尤其是我們的這個草根組織起不來,到底有多少家?像樣的有多少家?今天郭虹老師講在災區就是20、30家,我聽了就想掉眼淚,是什么原因?是法律、政策的限制嗎?不是,我的研究結果不是,是缺人,我們政府很寬松,你們要干事兒我開一只眼、閉一只眼,你干就好了,你工商登記去做,是很寬松、很自由的,怎么起不來呢?是社會的主流價值導向導致的。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從窮人,所有的人都是窮人走向市場經濟,中國人是萬眾一心奮勇向前,這一個是向利,人是追求利的,一個是求利,還有一個是要追權,權和錢這是所有中國的,可以說99.99%的中國有能力的人的追求目標,有能力的人不要錢、不要權去做那么難做的一個公益事業,這些人是有病的,不正常的能人,他是能人,但是他是有病的,就像廖曉義這樣的。正常的能人不要錢、不要權去做這么難做的事情,這些去做的人是不正常的,不去做的人是正常的。所以過去因為中國這個行業不能吸引正常人來做事兒,正常的能人來做事兒,所以它是不可能發展的,是一個價值導向、利益導向造成的。今天由于非公募基金會的出現,今天600家,明年1000家,接著就是5000家、10000家,迎來了正常人做公益的時代,因為企業家他們已經賺了錢了,他們是正常人,拿錢來做公益,非公募基金會他可以拿出錢來吸引專業人才來做公益,非公募基金會又拿出錢來支持我們的公益服務機構,優秀的草根組織,整個中國的公益整個的生態環境、人才環境都正常了,都會走向良性的發展。

      李志剛:非常感謝每一位嘉賓的精彩發言,我有一個小案例,我們光華有三個部門,營利部門、管理學院、慈善基金會,我們的招聘人結果是什么?我們聘到的基金會同事學歷是最高的,我們聘的人才都流到我們的基金會,這個去向很奇怪,但是對我來講是很感動?,F在很多年輕人、有本事的人都流進去公益事業當中,這個是一個很好的趨勢。
      我希望做一個簡單的總結,其實從我們企業家的使命與非公募基金會的目的的結合當中其實很重要有幾點,就好像錢總講的,希望企業的非公募基金會跟草根組織在鏈條上面的結合,彼此共融,彼此尊重、彼此發展,我相信沒有一個人可以從頭做到尾,我還沒有看見一個,如果有出現的話,我相信這個組織很快就失敗。

      所以還有就是這個人的工作好像王平講其實都是以人為本的一個根本,我們服務的是人,提供服務的也是人,提供去服務的還是專業的人,所以我們人才培養是非常關鍵的一環,我非常深刻體會,沒人的地方,沒專業人才的地方,不管你有多少錢,只會制造太多的貪污腐敗、無效還有無能。有人才在的地方,盡管只有一分錢,它會變成一百萬,還會做出巨大的社會效果,人才才是我們的核心。

      還有在我們的很多不理性的捐贈,不管是嚴重不理性、極端不理性、一般不理性,提出來就是一個,我們有可能在捐贈的渠道當中,我們沒有一個獨立思考,還有獨立性在這里,可以讓企業家看見需求,也可以滿足這個需求的能力。

      從很多公益組織、非公募基金會的優點來講,其實剛才講完我寫下來大概是18條,18條當中大家都沒有一個人談到錢的問題,很好。所以應該是19條,因為錢還沒寫進去。企業家有產生的創新的精神,企業家的精神我們的社會企業的推廣,還有3個A的,我們還有責任心來推廣每一件我們承擔的責任,我們有一定的實力來從開始到完成。傳播的能力、人的素質、管理的經驗,還有我們能夠從企業跟社會需求當中謀取兩種結合點的綜合能力,尤其是供應鏈中的戰略、產品的戰略,這個都是很多企業家本身就有,還有專業知識就有的。我們強調效率、結果、評估,我們推動很多公益產品的專業化、多元化,但弱點也有不少,比如說企業的確是很忙,很難把企業家拉在一起產生有積極的效果。企業很多時候力量不是非常集中,很雜,捐這個捐那個,都很難可持續地發展一個綜合性的專注模式。也有一些企業可能有一個重點,但不講效率,,如果你資本有了,你就很夸張自己、夸大自己的能力的這個趨勢也是不好的。

      各位在公益的大輪中,非公募基金會的重點角色是什么?企業跟NGO應該多結合、多合作,把彼此的目的共融地扣在一起,過去捐錢是無機的結合,我有錢你來做,有機的錢應該在我們也懂你怎么做,你也懂我怎么捐,兩個雙結合,我看這個鏈條才會融合得更好。好像錢總也講,我們的企業和NGO可以充當一個孵化器的角色,讓更多的人才、更多的組織可以出來,承擔更大的有效責任,還有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組織出現,因為只有更多,我們才有能力,對不對?好像不是600多家,應該是10000家的出現,還有王平也講到我們企業家的經費,我們的專業化能力、策劃能力的確可以提供項目從頭到尾的結果為先的一個能力。還有當然是楊秘書長也講到,希望更多的成功企業跟非公募基金結合,讓更好的模范可以被更多地復制推廣。最后兩條,我們怎么可以在,好像劉總也講,我們設立更規范地發展,設立更多的專業團隊,讓更多人有興趣、有平臺來參與公益發展的角色。在座的八個人,八個人坐在這里從人頭來講是八個人,但是他們在不同組織承擔的責任、使命,我看我們八個人加起來大概應該有50個左右,對不對?徐永光一個就占了十幾個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產生超過一個組織的效果,對社會產生的效果不是1+1=1的,有可能1+1=4。

      最后是怎么創造一個普通人都可以產生不平凡效果的團隊,一個培養的精神、培養的環境,是我們非常需要的。我的確希望往后企業,或者是企業成立的非公募基金會,能夠產生更大的責任以及效果,也培養結合更多的草根組織,來成效更大的社會目的。

      謝謝各位。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