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

      回顧年會

      年會合作

      年會門戶

      了解CFF

      我對公益的個人期望
      2013年11月15日 作者:郝南

      首先感謝組委會邀請我到這里,我是周二答應他們參加這個環節。我是一名牙醫,在牙醫領域來講我很專業,我有一張證書,是全美排名第一賓夕法尼亞大學,他的一個全球培訓的結業證書,那個培訓班大概為期兩天,我托了人花了兩千多塊錢參加那個班,那個班當時報名說是400多人,結果發現有600多人。那個班就相當于德魯克社會組織中心組織的管理項目。參加那個班以后,我的專業能力可以和國際接軌,水平也能和國際的一流水平看齊了,不管大家相不相信,至少我有這樣一個信心。

        

      現在在公益里介紹自己的時候不太愿意介紹自己是牙醫,會給人感覺做這個公益不是那么專業,不是那么靠譜,做做就走了。實際上在這個圈子里做了幾年時間,以前的理想是為北京大學的師生提供一流的口腔健康服務,5·12之后我們的愿望是讓災民得到最及時最好的救助。參與幾次救援之后我們的理想是促進這個行業的發展。昨天嘉賓的分享,我覺得我們至少實現了從感性公益到價值理性的過渡?,F在我們想要注冊了,給人不專業的感覺肯定是不好的,尤其我們這個群體以前被人稱為跨界公益,經常給大家一種印象,雖然參與的熱情很高,但是專業程度一開始可能不是特別足。我說我自己是跨界公益還有點勉強,因為我的印象里跨界公益都是大家帶著自己的獨特資源,比如媒體、IT、企業,他們有這樣的資源,而且這些資源是公益界比較稀缺的。雖然有的時候我們覺得他們做的事情欠缺點專業性,但是他們如果做的好的話我們可能也只能在背后吐吐槽什么的。我們的共通點是人道主義,我們必須努力去加強學習,加強自我的能力。

        

      昨天碰到一個小伙伴,跟他講了很多社區的發展理論,覺得收益挺多。后來我覺得這個理論挺熟悉的,因為原來在臺灣的時候聽到的理論是類似的。在這個領域做了幾年之后,做了這么長時間,有人請我們去做項目評審,才發現做事和做項目是兩碼事,申報項目更是不一樣的東西。我們發現距離公益理性還有一大段距離,以后我們也要做一個組織,我們也要開始做項目,這樣的話我們就要學習做項目的理論知識,我們就要考慮怎么更好的去做一個項目。說起做項目評審,在2009年的時候我參加一個社會青年公益組織,叫TECC,一方面是做他們公益項目的評委,一方面是給他們復賽組織做老師。當時有點不知天高地厚,想推廣災后項目,努力把他們介紹給慈善福利司司長王振耀老師,估計現在王振耀老師也不知道我是誰?,F在這幾年慈善組織已經慢慢發展起來了,青年公益組織里面也出現了很多牛人,比如昨天徐永光秘書長提到過的九零后獨立公益人,包括我之前有一次接觸的一個同學,張瑞敏,當時還在大三,當時他的公益理念和參與的公益實踐讓我覺得有種前浪死在沙灘上的感覺,他做的項目是基金會管理,感覺到九零后的沖擊,青年浪潮也是不可阻擋的。

        

      談到注冊的問題,我不太愿意注冊,因為以前考慮三年時間,在注冊門檻考慮很久,因為注冊以后作為志愿組織沒有約束,可以過的舒服一點。但是現在要做專業化發展就要走這樣的道路,以前關系很好的老師朋友現在變成了資助方,立馬關系就不一樣了。但是現在的草根組織不是我們這種已經進入公益大的視野里面去,很難獲得資源,有很頑強的生命力,分散各地,加起來數量不少,統計起來大概兩千多家已經存活下來并且頑強生活的組織,包括我們在平頂山和福建有各種各樣的義工組織,在災害發生的時候他們的能量也是不可小覷的。這樣的組織并不被現在傳統公益圈所認知和了解,但是另一方面,他們也不一定很了解公益圈的人?;剡^頭來講,我們傳統的公益圈到底有多大。前段時間做的一個調查,基金會的評價,根據103家NGO組織的收集,發現資助NGO的基金會大概有40多家,基金會資助NGO做公益的傳統體系里邊,我們經常說我們是第三部門,或者是公益社會的發起人。我們一直在期待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比如日本經過其他災害鍛煉磨練發生一個很大的變化和飛躍,我們期待的爆發增長始終沒有出現,民間公益力量一直在發展,沒有投入到傳統的既有體系里面來,可能還停留在感性公益階段,沒有進入到理性公益。我們有完善的體系方法,我們至少經過二十年發展,相對有些理性公益的積累,這點是新興的民間公益力量需要過渡到理性公益的一些資源。這兩方面的力量需要結合在一起,才能使得一個全民理性公益的時代到來,至少我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我沒有一個理論背景,也沒有太多經歷的公益人,為什么對公益未來做這樣的判斷呢?如果不談個人的理想使命愿景,那么我們可以談談對公益的個人期望。我的期望是有一天和我旅行的同伴說我是做公益的,他會追問你是做環保的還是做教育的,做扶貧的還是做救災的,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同事不會覺得做公益就是道德高尚的圣人,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同學不會覺得做公益的人就是郭美美,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家人覺得做公益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父母在聽到我做公益的時候覺得很驕傲,我也希望有一天不會因為做公益找不到對象,我希望這一天早一點到來,不要等我兒子長大,因為那個時候他會覺得他的父親很失敗。所以因為這些原因我請大家原諒我之前那些狂妄的話語。


      謝謝大家。

      掃描二維碼
      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博
      大胆西西裸体美女人体_久久久国产精品免费蜜_FREEHDXXXXMOVIE_免费A级毛片无码无遮挡内射

        1. <td id="wg5k4"><option id="wg5k4"></option></td>